<pre id="dddf7"></pre>

      <pre id="dddf7"><ruby id="dddf7"></ruby></pre>

      <noframes id="dddf7">

      <pre id="dddf7"></pre>

      <track id="dddf7"></track>

        《白毛女》誕生記
        來源:北京日報 | 時間:2022年04月26日

        文/鄭學富

        80年前,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發表了重要講話,陜甘寧邊區及各解放區的廣大文藝工作者在《講話》精神的指引下,“自覺自愿地熱情澎湃地奔赴戰場,深入農村,走進工廠,學習、利用和創造多種形式的文藝武器同敵人展開復雜激烈的斗爭。以延安為發端為中心的革命文藝運動,不僅遍及全國各個解放區,而且波及國統區和敵占區,確實成了‘團結人民、教育人民、打擊敵人、消滅敵人’的有力武器”(丁玲《延安文藝運動紀盛》序)。在文學的民族化、群眾化上取得了重大突破,涌現出一大批來源于人民大眾,具有時代精神的優秀作品,新歌劇《白毛女》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70多年來盛演不衰,激勵了一代又一代人,堪稱永恒的經典。

        1946年的賀敬之

        1946年1月在張家口演出的《白毛女》劇照。

        一、賀敬之的家鄉情結

        在魯藝召開的歡迎會上,有人向院長周揚講述了“白毛仙姑”的故事,周揚從中看到了一個嶄新的主題,但是一時還說不準,還需要進一步探索。

        《白毛女》劇本執筆者賀敬之于1924年11月5日出生于山東省嶧縣賀窯村(現屬棗莊市臺兒莊區)一個農民家庭。賀敬之自幼聰明好學,雖家境貧寒,但在親友的幫助下,先后在本村小學校、澗頭集天主教堂小學和北洛村私立小學學習。這期間,他品學兼優,深得老師和同學們的喜愛和稱贊。1937年秋,13歲的賀敬之考入山東滋陽第四鄉村師范學校。1937年底,日軍渡過黃河,占領濟南,學校只好停課,賀敬之回家等待。3月,臺兒莊戰役爆發。賀敬之先后流亡到湖北、四川求學。其間,他結識了一些進步同學,閱讀了大量進步的、革命的文藝作品,積極投身抗日救亡運動,參加“挺進讀書會”,與同學辦《五丁》壁報。他迷上了艾青、田間的詩,聽到了大詩人臧克家來校作的演講,而他的語文教師又是作家李廣田。他立志成為詩人、作家,發奮讀書、寫詩作文,先后在《華西日報》《中央日報》《大公報》《朔風》等報刊發表散文、詩歌。1940年春,賀敬之懷著對革命的追求,與另外3位同學毅然離開梓潼學校,奔赴延安。在延安,他先入徐特立領導的自然科學院中學部讀高中,后又經何其芳親自面試考入魯迅藝術學院文學系。賀敬之當時只有16歲,是該系第三期學生中最小的一個,所以被何其芳稱為“一個小同學”。1941年6月23日,賀敬之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1945年1月,賀敬之受命執筆創作《白毛女》劇本,剛過20歲的他被這個故事深深地感動了。

        關于其原型,賀敬之在1946年撰寫的《〈白毛女〉的創作與演出》中說,源于晉察冀邊區的一個民間新傳奇“白毛仙姑”的故事。在二十世紀三十年代,河北省阜平縣某村一老農民有一個十七八歲的女兒,聰明美麗,活潑可愛,父女倆相依為命。村里一個惡霸地主看上了這個姑娘的美色,想占為己有,于是他設計逼死老農,搶走其女兒。姑娘在地主家被奸污并懷有身孕,然而地主喜新厭舊,又打算續娶新人。在籌辦婚事時,陰謀害死這位姑娘。地主家里善良的傭人獲知此信息后,于深夜中把她放走。姑娘逃出地主家后,藏身于大山中的一個山洞里,白天怕被人發現不敢出來,都是夜間出來覓食,不久又生下了孩子。由于長期生活在山洞里見不到陽光,又缺少鹽,全身發白。她在一天夜里去山上的奶奶廟偷吃供品時,被村民發現,被信奉為“白毛仙姑”,常獻上供品。后來八路軍解放該村后,工作組進村開展工作,得知這一傳說。工作組的干部和村民兵隊長攜帶武器,在一天夜里隱蔽在奶奶廟神壇一側的暗處,等“白毛仙姑”前來拿供品時,解救了她,將她帶回村里!鞍酌晒谩眮淼綘N爛的陽光下,又重新真正作為一個“人”而開始過著從未有過的生活。1942年春,周巍峙領導的西北戰地服務團(簡稱“西戰團”)來到晉察冀宣傳演出,搜集到了這個新傳奇。1944年4月,西戰團奉調回到延安。在魯藝召開的歡迎會上,有人向院長周揚講述了“白毛仙姑”的故事,周揚從中看到了一個嶄新的主題,但是一時還說不準,還需要進一步探索,于是,他萌發了一個想法,決定以“白毛仙姑”為題材,在黨的七大召開之前,創作一部大型的新歌劇,要賦予新歌劇以新的主題,體現勞動人民的反抗意識,以鼓舞人民的斗志,去爭取抗戰的最后勝利,他把這個任務交給了戲音系主任張庚。張庚按照周揚的要求,組成了創作班子,對劇本的主題和情節進行了討論研究,商定由西戰團成員邵子南執筆,因為他熟悉晉察冀邊區的生活和“白毛仙姑”的故事。根據歌唱家王昆的回憶,她看過邵子南寫的“白毛女”題材的一個長詩,是用秦腔配曲的。在第一場戲試排時,請周揚來審看,受到了他的批評。他說這樣寫、這樣排怎么能把該劇的思想內容表現得好呢?從形式上看,音樂和表演都很陳舊,我們不要“洋八股”,也不能不加改造地照搬“土八股”“封建八股”,意思是不能搞成舊的戲曲形式,要寫成一部民族的新歌劇。

        根據周揚的批評意見,張庚召集創作組討論,認為原劇本不適合舞臺演出,要另起爐灶。邵子南也因此退出創作組。張庚決定由賀敬之執筆重寫。賀敬之、馬可在1950年《白毛女》再版前言中寫道:“邵子南同志,他是這一劇本創作工作的先行者,他曾寫出最初的草稿,雖然,以后這個劇本由別人重寫,但他的草稿給予后來的人以極大的啟示和幫助!

        關于“舊社會把人逼成鬼,新社會把鬼變成人”劇本主題的提煉,賀敬之認為“這故事表現了積極的現實意義及人民自己的戰斗的浪漫主義的色彩”,他說“認識與表現這一主題是經過了一個不算太短的過程的。才開始,曾有人覺得這是一個沒有意義的‘神怪’故事,另外有人說倒可以作為一個‘破除迷信’的題材來寫。而后來,仔細研究了這個故事以后,我們沒有把它作為一個沒有意義的‘神怪’故事,同時也不僅把它作為一個‘破除迷信’的題材來處理,而是抓取了它更積極的意義——表現兩個不同社會的對照,表現人民的翻身!倍@恰恰正是創作之初周揚感覺到但是沒有明確說出來的那個想法。

        由于賀敬之沒有去過晉察冀邊區,對故事流傳地的生活不熟悉,他就“找了許多對該地生活熟悉的同志請教,又盡量回憶個人過去農村生活的材料,在討論故事情節時請更多的同志參加意見”。所以白毛女的原型是個“綜合體”,尤其是融入了作者家鄉的一些細節和情感。

        在寫這篇文章之前,我曾到賀敬之的出生地賀窯村實地考察,村南不遠處有一座山叫寨山,山頂確有奶奶廟遺址,遺址一側有一干涸的山泉和一個山洞,洞口不大,里面倒還開闊,有殘留的香燭和供品,這可能就是傳說中的“白毛仙姑洞”。一村民說以前確有一個地主姓黃,現還存有黃家大院的一間配房,該地主是從臺兒莊馬蘭屯遷來的。村民所言讓我想起了賀敬之的姐姐就是嫁到馬蘭屯的黃家,黃家是當地有名的大地主,其中就有“仁”字輩。

        賀敬之在創作中被喜兒的悲慘遭遇所打動,他是一邊流著熱淚,一邊創作的。家鄉的寒夜、財主的逼債、父親的去世、弟弟的夭折、母親的辛勞一一浮現在他的眼前,《夏嫂子》《小蘭姑娘》《五嬸子的末路》等作品中的人物又進入他的腦海,他以詩人的情懷和戲劇家的表述力,夜以繼日創作劇本。由于長時間挑燈夜戰,賀敬之的身體累垮了,他提出最后一場戲由丁毅來完成。

        周揚看過后,熱情地肯定了賀敬之、丁毅執筆創作的《白毛女》劇本。

        二、集體創作的經典

        有一次,賀敬之去食堂打飯時,炊事員一直跟著他說黃世仁不槍斃不行。

        張庚在《關于〈白毛女〉歌劇的創作》中說:“當我們在延安從事創作這個劇本的時候,執筆者雖然是賀敬之同志,但實際上是一個大的集體創作,參加討論和發表意見的,有曾在發生這傳說的一帶地方做過群眾工作的同志,有自己經歷過長時期佃農生活的同志,有詩歌、音樂、戲劇的專家,不僅他們,差不多很多的觀眾,上至黨的領導同志,下至老百姓中的放羊娃娃,都提出了他們的意見,而根據這些意見,我們不斷地修改,至今天演出這個樣子的時候,已經和原來的初稿以及初次排練時的劇本很不相同了!辟R敬之也在總結《白毛女》的創作過程時,特別強調了《白毛女》是集體創作,“這不僅是就一般的意義——舞臺的藝術本就是由劇作、導演、演員、裝置、音樂等各方面構成的——上來說的,《白毛女》是比這更有新的意義更廣泛的群眾性的集體創作!薄栋酌肥羌w智慧的結晶,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民間的口頭集體創作形成了新傳奇“白毛仙姑”!栋酌返脑汀鞍酌晒谩钡墓适乱婚_始在晉察冀邊區形成就是一個集體創作的過程,在流行過程中經過口口相傳,逐步形成一個完整的新傳奇故事。西戰團的文藝工作者們在搜集整理中又是一次創作的過程,一路上不斷演繹和完善才帶到延安。

        專業集體創作的新形式。周揚將創作演出《白毛女》的任務交給張庚后,張庚立即成立一個專業創作組,首先對劇本的主題和故事情節進行討論后確立。為加快創作進度,劇組采取流水作業的方式開展工作,即編劇賀敬之寫完一場立即交給作曲者譜曲,由張庚、王濱審定后,交丁毅刻寫蠟紙印出,再由導演和演員試排。每幕排完后總排,請魯藝師生、干部群眾和橋兒溝的老鄉觀看并評論,邊寫作邊排演邊修改,這確實是一種獨特的集體創作的新方式。

        中央領導指導集體創作。就在《白毛女》延安首演的第二天,劇組黨支部書記田方傳達了中央書記處的指示:第一,主題好,是一個好戲,而且非常合時宜。第二,藝術上是成功的,情節真實,音樂有民族風格。第三,黃世仁罪大惡極,應該槍斃。田方還就第三點意見做了專門的解釋:“少奇同志說,黃世仁如此作惡多端,不槍斃不足以平民憤,不判黃世仁死刑,就是犯右傾投降主義錯誤!眲〗M根據中央領導的意見做了修改,在以后的演出中,黃世仁就被當場槍斃了,觀眾認為大快人心。

        群眾加入集體創作隊伍。賀敬之說:“特別應該提出的,是許多老百姓和學校的勤務員、炊事員常常熱心地來看排演,他們提出許多好意見,甚至許多細微的地方,他們也發表了意見。當寫最后一幕——新社會的時候,我們還請來了在晉察冀下層政權工作的同志來指教!辟R敬之認為,“新的藝術為群眾服務,反映群眾,通過群眾,群眾是主角,是鑒賞家,是批評家,有時是直接的創造者!薄栋酌吩谘影惭莩鲆粋多月來,很多群眾看完后紛紛來到劇組,發表自己的意見。有一次,賀敬之去食堂打飯時,炊事員一直跟著他說黃世仁不槍斃不行!督夥湃請蟆芬彩盏胶芏嘧x者來信,評價這部戲,并提出一些意見!督夥湃請蟆酚1945年7月17日特開“書面座談”專欄來討論,在開欄語中說:“很想作為一個開端,來展開思想的論爭,凡是各方面意見比較多的問題,不論是關于文藝,或是其他部門的,歡迎任何同志發表各種正反不同的見解,發表的方式看情形酌定,希望同志熱烈參加!睋R敬之說,從《白毛女》演出起,就接連不斷收到各方觀眾的來信,連同《解放日報》轉來的評論文字有40余件、15萬多字,“這些意見使我們深感我們的社會生活經驗不夠,而群眾的生活是豐富的,我們在可能范圍內每天都繼續修改!

        穿越不同時代的集體創作。1945年10月,劇組來到張家口市,當地文藝工作者提出不少意見,賀敬之又從四個方面做了修改。丁毅在《1947年〈白毛女〉再版前言》中說:“《白毛女》這個劇本已經在張家口、承德、齊齊哈爾、哈爾濱,還有其他的地方出版過幾次了,但每個版本都不相同,都有修改的地方,這說明了它還不成熟,也說明我們在努力使它走向完善!1950年,根據將近6年的演出經驗,主創人員將原先的六幕改為五幕,并且在音樂上進行調整和完善。幾十年里,《白毛女》被改編成多種藝術形式上演,其中的反復創作過程是不言而喻的。1951年,導演王濱和水華將《白毛女》搬上銀幕,大量日常生活場面得到了精彩而形象地呈現。1964年,上海舞蹈學校將《白毛女》改編成芭蕾舞劇,成為芭蕾舞和民族舞蹈結合的典范。后來豐富多樣的版本和藝術形態演變中,更是再次證明了《白毛女》不僅是同時代人集體創作的經典,也是由不同時代的藝術家和人民群眾共同集體創作和磨煉出來的經典。

        三、永遠屹立于藝術之林

        “哪一個兵種,哪一個野戰軍,哪一個兵團的新文藝團體,從中央到地方,哪一個專業文工團沒有演出過《白毛女》?”

        1945年4月,歌劇《白毛女》在延安黨校禮堂首演。毛澤東和全體中央委員、七大代表觀看了演出,幾乎所有的觀眾都沉浸在《白毛女》的劇情中,首長席后面的幾個女同志失聲痛哭。負責拉幕布的賀敬之在帷幕徐徐合攏的那一刻,看到那些運籌帷幄、決勝千里的領導同志們,那些金戈鐵馬、叱咤風云的將軍們,也終于按捺不住流下了淚水!督夥湃請蟆1945年6月10日的報道說:“該劇已演出七場,觀眾深受感動,有的同志竟看了五次,他們都認為此戲有深刻的教育意義。有的同志說:‘戲里演的,跟我以前的生活是一樣的!械耐菊f‘看了黃世仁欺侮楊白勞,我真難過,我覺得我像被槍打了一樣!^去生長在城市里的同志卻說:‘看了這戲,我才知道什么是惡霸!行⿵目箲鹨詠肀阋恢痹谶厖^及解放區工作的同志,看了這戲以后,重新激發了對封建制度的義憤,認識(到了)自己對農民所(擔)負的責任!栋酌分械母枨,已開始在延安流行。聞魯藝戲劇工作團應各方觀眾要求,將在八路軍大禮堂、棗園、邊區參議會大禮堂等處繼續演出!薄栋酌吩谘影惭莩30多場,場場爆滿,場場受到熱烈歡迎。

        延安首演后,在解放區掀起《白毛女》風暴。延安唱紅了,陜北唱紅了,解放區唱紅了,全中國唱紅了。

        1946年1月,《白毛女》在張家口市演出。賀敬之說,前后演出30余場,但還未能滿足觀眾的要求,在停演期中,紛紛要求加演!稌x察冀日報》1946年1月3日報道說:“此次于張市人民劇院演出,其布景、燈光等各種條件,均較延安為佳,所以演出效果更好。每至精彩處,掌聲雷動,經久不息;每至悲哀處,臺下總是一片唏噓聲,有人甚至從第一幕至第六幕,眼淚始終未干。劇本和演出的感染力,不說也可想而知了。散戲后,人們無不交相稱贊!

        在革命戰爭年代,演出《白毛女》就是召開訴苦大會,解放區的農民看了后都積極參加斗地主反惡霸的斗爭,踴躍送子、送郎參軍去前線。丁玲寫道“每次演出都是滿村空巷,扶老攜幼,屋頂上是人,樹杈上是人,草垛上是人。凄涼的情節,悲壯的音樂激勵著全場的觀眾,有的淚流滿面,有的掩面嗚咽,一團一團的怒火壓在胸間”;演出《白毛女》就是舉行戰前動員會,部隊的干部戰士紛紛要求為楊白勞、喜兒報仇,激勵他們殺敵立功,有的戰士甚至在劇場舉起槍要打死“黃世仁”“穆仁智”,以致有的部隊規定看《白毛女》時不許帶子彈。作家賈漫寫道:“從1945年《白毛女》誕生起,到解放后的全國和平環境的土地改革運動。哪一個兵種,哪一個野戰軍,哪一個兵團的新文藝團體,從中央到地方,哪一個專業文工團沒有演出過《白毛女》?平津戰役的戰前和戰后,遼沈戰役的戰前和戰后,淮海戰役的戰前和戰后,哪一個城市沒有演過《白毛女》?哪一個部隊沒有看過《白毛女》?”

        1948年5月至6月,香港建國劇藝社、中原劇藝社、新音樂社在香港聯合公演《白毛女》,盛況空前,反響強烈。香港1949年5月出版的《華南藝術青年工作概況》說:“這是港九文化界三年來的紀念碑式的大事,它的演出將港九上下層社會整個地轟動起來了!烁劬诺挠^眾如潮樣地涌入劇場以外,還有許多遠地的觀眾,從廣州、從潮汕一帶,搭飛機來看!薄栋酌返墓,激發了香港民眾對新中國的熱情期盼,也為西方世界了解中國革命、認知即將誕生的新中國打開了一扇窗口。

        1951年至1952年,歌劇《白毛女》赴東歐七國及奧地利演出,巡回152個城市,演出437場,觀眾達242萬人次。王昆曾回憶說:“在反抗壓迫和剝削、同情和支持弱勢人群這些大的方面,《白毛女》是能夠被國外人民認同并引起共鳴的!痹诘聡亓趾偷吕鬯诡D演出謝幕時,觀眾踴躍向喜兒的扮演者王昆獻花,她都抱不動。偶爾有人給黃世仁的扮演者陳強一束花時,臺下的老太太高喊:“不許給他!不許給他!”1951年7月,《白毛女》獲得第六屆卡羅維發利國際電影節的第一個特別榮譽獎。蘇聯和東歐還翻譯出版了《白毛女》劇本,將它搬上話劇舞臺。

        歷經近80年的風風雨雨,《白毛女》一直屹立于民族藝術之林。它曾被改編為電影、戲曲、芭蕾舞,在國內外廣為傳播。它的故事和音樂旋律曾經達到家喻戶曉的地步。一部戲能那樣深入、那樣普及、那樣膾炙人口,這在世界戲劇史上都是罕見的。在革命戰爭年代,它曾鼓舞人民披荊斬棘、砥礪前行,在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新征程中,它仍然激勵人民不忘初心,開拓奮進。何火任在《賀敬之評卷》中寫道:“《白毛女》是中國現代歌劇史上一座巍峨的光輝燦爛的里程碑。所有為《白毛女》的誕生奉獻過心血和智慧的人們的功績,都鐫刻在這塊碑上。而作為文學劇本主要執筆者的賀敬之的功績,也必然鐫刻在這塊碑上!

        初高中女厕所自慰喷水

          <pre id="dddf7"></pre>

            <pre id="dddf7"><ruby id="dddf7"></ruby></pre>

            <noframes id="dddf7">

            <pre id="dddf7"></pre>

            <track id="dddf7"></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