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awy2y"><center id="awy2y"></center></menu>
    《紙上》之詞 躬行之作
    ——蘇滄桑散文集《紙上》首發式暨研討會在京舉辦
    來源:中國作家網 | 時間:2021年09月22日

    文/劉雅

    《紙上》

    散文寫作如何避免個人化的過度抒情?深入生活后的散文寫作,怎樣做到既保留紀實性,又不減文學性?近日,蘇滄桑散文集《紙上》問世,通過創作為上述問題提供了一種答案。9月17日,由中國作協創聯部、北京出版集團、浙江省玉環市人民政府主辦,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和浙江省玉環市楚門鎮人民政府承辦的蘇滄桑散文集《紙上》首發式暨研討會在京舉辦。中國作協副主席、書記處書記閻晶明,北京出版集團黨委委員、總編輯李清霞出席研討會并致辭,浙江省委宣傳部副部長葛學斌作書面致辭,浙江省作協黨組書記、副主席臧軍,黨組副書記曹啟文發來賀信。孟繁華、賀紹俊、白燁、陳福民、梁鴻鷹、徐可、陳東捷、何向陽、施戰軍、李舫、周曉楓、張莉、喬葉、劉大先、行超等十余位專家學者參會。會議由中國作協創聯部主任彭學明主持。

    《紙上》系中國作協定點深入生活扶持項目、浙江省“三個地”創優工程項目、浙江省文藝基金項目,由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出版,甫一問世,好評如潮,目前已四次印刷,登上2021年7月“中國好書”等榜單!都埳稀酚善咂⑽臉嫵,以記錄和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為宗旨,以中國南方珍貴的非遺文化、手藝行當、風物人情(桑蠶絲綢、傳統造紙、草臺戲班、茶農生活、養蜂人家、古法陳釀、西湖船娘)等為基本元素,深入“他們”的生活現場,以親身體驗撈紙、唱戲、采茶、養蜂、育蠶、釀酒、搖船,截取鮮活的人生橫斷面,深度挖掘其間所蘊含的中華民族特有的精神價值、思維方式、文化意識、文化自信,抒寫新時代新精神,謳歌中華民族山水之美、風物之美、傳統之美、勞動之美、人民之美。

    閻晶明在致辭中表示,《紙上》水汽和雄風齊飛,靈氣和大氣共存。這部既靈動又厚重的作品,是蘇滄桑散文創作上的分水嶺、轉折點。本書每一篇文章都寫了一個非遺門類,寫了一類人,代表著一個絕活和一種江南的獨有文化。蘇滄桑在與寫作對象深入接觸、交流后,寫得“很清美、很飄逸,但又很扎實”,文體上保持著散文的自覺,這意味著她從此邁上了新的臺階,步入了新的境界。同時,她的這種寫法也給當前的散文寫作帶來新的思考。

    彭學明說,《紙上》是中國作協定點深入生活扶持項目,作為一個有使命和擔當的作家,蘇滄桑近幾年克服諸多困難,深入生活,對中華優秀傳統文化進行了奮不顧身的、沉浸式的體驗和書寫,真正體現了一個文學工作者的腳力、體力、腦力、筆力,因此有了《紙上》這本氣質獨特、辨識度強的散文集。

    李清霞表示,蘇滄桑用手中的筆豐富了手藝人自身講述的外延,能夠捕捉到每一種生活里不尋常的細節,她是一個深度體驗者,而這正是《紙上》彌足珍貴之處。

    葛學斌在致辭中指出了《紙上》的三個特點:堅持為人民而抒寫、堅持傳承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堅持以精品奉獻人民。他還表示,《紙上》如同一幅面料考究、圖案精致、質地柔順、畫風大氣的巨幅蘇繡畫卷,捕捉精準、描寫精細、刻畫傳神、文字精妙,具有絲綢般精微曼妙的藝術審美特征。臧軍、曹啟文在賀信中也表示,《紙上》一書筆觸靈動,抒寫中華民族山川風物之美、勞動人民之美,兼具個性才情與擔當意識。

    發現手藝人的“另一個江南”

    孟繁華評價《紙上》是走向民間的寫作,“這個發現不只是對民間生活的發現,同時也是對民間美學的新發現!彼硎,《紙上》所有的作品,都來自作者的親歷。這不僅使作者與她的書寫對象有了同呼吸、共命運的情感聯系,同時也發現了不一樣的江南。蘇滄桑透過歷史構造的詩意江南,在民間和生活中看到另一個江南!斑@個江南同樣詩意無限,與歷史脈絡、風土人情和華夏文明息息相關。但是,維護、傳承、光大這一文明的人們,不可能在花前月下或茶肆酒樓中完成,而是要在生產實踐和勞動現場中完成。蘇滄桑通過筆墨讓默默勞作的人民躍然紙上,我們才發現,自己與這樣的形象已經久違了!

    梁鴻鷹一直關注蘇滄桑的寫作,他認為《紙上》不只是還原了勞動,還原了中國人對待手藝、對待勞動、對待時間的思考!斑@些思考對于一個勞動者來說可能不是主動的,但是在他生活的勞動和技藝傳承當中,是一種堅守!

    清代戲曲理論家、作家李漁曾說,“才情者,人心之山水;山水者,人心之才情”,白燁認為蘇滄桑便是如此,她走到山水之中去寫作、去表現、去感悟。他說,《紙上》寫的手藝人其實都是普通老百姓,他們生活的面貌、樣態和追求,是另外一種“中國故事”,看起來是細流,但又跟時代、文化有關系,寫出了普通人獨特的追求和情緒。何向陽也認為,蘇滄桑自覺進入到整個文化的脈絡中去寫作,這也是另一種意義上的宏大敘事!鞍讶嗣褡鳛樗囆g家、創造者來寫,確實是非常高超的!

    在陳福民看來,此書頗有文化考古學的功夫和風度,蘇滄桑被筆下的世界所激發,這不僅是文學上的脫胎換骨,更是人之精神的重生。他說,如果將書中大量的科普性的細節描寫稱之為“硬知識”,那么她將江南的人文氣質、精神的“軟知識”與硬知識巧妙融合在了一起。書中充滿了“英靈之氣”,為當下的散文創作注入新的氣度。

    徐可表示,我們常說報告文學需要深入生活,散文寫作也須如此!都埳稀氛沁@樣的作品,她在深入生活后依舊保持著散文寫作的文學性表達,這點令他敬佩。他說,《紙上》讓我們感受到濃濃的江南韻味和江南情懷,但作者的寫作,顯然不止于向我們展示江南風情和這些傳統行業的詩意之美,“作者的意圖,更在于凸顯隱身于這些行業背后的人——那些普通人,那些勞動者,讓他們走到臺前,走到聚光燈下。讓他們勞動的艱辛和對傳統文化的執著,為世人所知!

    李舫認為《紙上》標志著蘇滄桑整個散文的格局、氣質的全面提升,“她的突破不僅僅是對自己的突破,也是對當前散文存在樣式的突破!彼硎,大家從這本書里看到了飛揚之氣,自己卻從這本書里看到了沉穩著陸,這里面傾注了作者對世界的深情,對文學的深情。

    萬物皆著我之色彩

    《紙上》收錄的《春蠶記》《紙上》《跟著戲班去流浪》《與茶》《牧蜂圖》《船娘》,均陸續在《人民文學》《十月》雜志刊出。施戰軍回憶道,“發表《紙上》的時候我們是很激動的,鮮有一個散文作品發頭條、并且整個卷首語都推薦同一篇的先例,《紙上》是一個特例,我們認為很值得!彼瑫r表示,蘇滄桑的寫作有自己系統,即通過個人的遭遇、經歷、感受等表達文學和社會、時代的關系,以及人和山川草木之間的生命聯系,“她的散文與時代、與山川草木,更與在時代當中那些和山川草木共命共情的人民結下了緣分,我們看到一個個人物形象都成了她的親人,這是她的作品讓我們有代入感的原因。我覺得她找到了一條做文人和做親人的關系,這是她的一個根本點!都埳稀烦浞诛@示了屬于文學的整全之力和整全之美!

    賀紹俊坦言,他愿意把蘇滄桑這七篇散文的采訪、體驗和寫作過程看成是七次文學的行為藝術。自己和蘇滄桑一樣相信文字具有穿越時間的力量,用文字抵御時間,讓中國傳統文化在文字中留存,“蘇滄桑寫了很多人和事,但她不是純客觀的記述,而是以一種體驗性的方式去書寫。敘述中始終有鮮明的主體性,這就決定了蘇滄桑在寫作中會充分調動想象力,以想象力去擴展體驗,帶著特有的體驗在廣袤的時空下遨游,因此她的寫作還具有強大的聯想性和審美性!

    陳東捷用記錄、映照、介入這三個詞來闡釋這本書!都埳稀穼懙氖羌磳⑾У穆殬I、手藝。但這些都是鮮活的,是在場性的,是原生態、動態化的東西,甚至包括人物關系中非常微妙的部分。劉大先也認為,蘇滄!都埳稀返闹匾暙I是以一種極為主觀而精致的文字創造出了一種特定的生活美學。她所有的文字都是在寫自我,《紙上》所寫的七種人、七種生活,既有她的直接經驗,也有她從史料中看到的知識性的東西!八且晕矣^物,故物皆著我之色彩” 。

    張莉將李修文《山河袈裟》與《紙上》類比,稱這兩本書都是“和遠方在一起的作品”。她從女性寫作的角度強調,蘇滄桑的寫作與眾不同之處在于,她觀照自身,也觀照“我和他人、我和世界、我和自然”的關系。

    喬葉總結了三個關鍵詞:耐心、巧思、深情。她表示,文學還是寫人,無論寫小說還是散文,歸根到底要貼著人寫。蘇滄桑與她的寫作對象滲透得非常深入,讓讀者絲毫不覺得有隔閡,這與她的慈悲心、同理心、共情力有很大的關系,她在寫作中投入了一種難得的深情。

    周曉楓說,作家的勇氣和能量不是來自于傲慢,而是來自于對他人的尊重和在世界面前保持的謙卑,能從生活中來,并且不斷回到生活中去,書寫的火焰才能生生不息。關于傳統手藝的傳承,《紙上》是滄桑非常有效的一種表達,也是寫作者責任感的體現。

    行超坦言自己以前對于美的東西是有所警惕的,但是《紙上》實現了美的突圍,作者并非直接描述美本身,而是重點刻畫美之所以成為美所經歷的披肝瀝膽的過程,她給予美新的根基和新的方向,她的寫作是對于所謂美文寫作的一種超越,不失為當下散文寫作一種新的路徑。

    《紙上》名為紙上之詞,卻是躬行之作。蘇滄桑說,《紙上》所有的文字都是沾著泥土、帶著露珠、冒著熱氣的躬行體驗,很幸運自己完成了最想要的文學表達。她表示,浙江玉環和杭州是自己的兩個故鄉,如一條河流從源頭抵達大海,亦是自己心中的文學地圖,而她也將在這幅地圖上繼續走下去。(劉雅)

    與會者合影

    (攝影:羅曉光) 

    成人7777,太粗太大进不去好疼视频,人与动人物性行为A片视频
  • <menu id="awy2y"><center id="awy2y"></center></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