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dddf7"></pre>

      <pre id="dddf7"><ruby id="dddf7"></ruby></pre>

      <noframes id="dddf7">

      <pre id="dddf7"></pre>

      <track id="dddf7"></track>

        王學海:高樓誰聽一聲樁
        來源: 仙居縣文聯  | 時間: 2016年12月09日

          文/王學海

          以往,報告文學的作品,特別是長篇成集的報告文學,基本都是硬著頭皮啃下去的,但《誰為翹楚》不是這樣,一翻開此書,眼光即被吸引住了,為何?我覺得有三個關鍵詞:歷史眼光,人物分析和整體把握。

          說一打開《誰為翹楚》,就一下子能被吸引,首先是作家開闊的歷史性眼光。在第一節“船停流淌河”里,陸原一展開敘述之筆,即把寧波市與余姚市比作一根扁擔挑起兩頭城市——姚江像一條長扁擔,東頭挑著寧波,西頭挑著余姚。而這樣的敘述,深刻之處就在于河姆渡,寧波與余姚,它們都位于河姆渡文化遺址的邊上。睿智的作者,在這時并沒有絮絮叨叨般地把河姆渡文化硬硬地塞進去,以求取他報告文學的歷史厚重性。而只用簡約的一句話,“這兩座城市最初聳立的房屋,是不是河姆渡的干欄式建筑”?便一下把中心凸顯了出來。堯都平陽,舜都蒲坂,禹都安邑,這些地方都在山西南部,《史記》有記載。但人類從山洞走出走向田野,“構木為巢,以避群害”,卻是人類物質史上一個重大的突破和人類文明史上一個巨大的進步。曾經有誤解歷史的,認為構木為巢是原始人像鳥一樣在樹上做窩,其實,構木為巢正是原始人在平地上建造居室,巢即房屋,這里是借形聲而會意。[1]中國遠古有一個王叫“有巢氏”,即是有房子的意思,否則解釋不通了。緊接著作者便以河姆渡遺址博物館前的“雙鳥朝陽象牙蝶形器”,引出“河姆渡先民的鳥崇拜”這一說。這又正和作者的報告文學密切相關。這又為何?這是一個人類語言學發源的大問題,即人類開始說“我”,發感嘆聲“哦”,打招呼喊“啊”,應該均是由鳥叫的聲音受到的啟發。如果說“干欄式的建筑”作為人類最早的房屋建筑的雛形(在選好的地基上打下一排木樁,每排木樁在2米左右相距離處有一根特別粗大的木樁,這個木樁上架橫梁,樁與橫梁用榫卯固定,以防發生移位。再在橫梁上鋪上木板,形成一個架空的基座。在基座上用榫卯與綁札相結合的方式立柱架梁,屋頂呈“人”字形),在這部報告文學專著里是畫龍點晴地告知讀者,人類最早的房屋,也是浙江人在浙江率先建造起來的。那么,這“鳥崇拜”的圖騰出現,不正也在睿智地再次告訴人們,人類朝向建設的明天邁開前進步伐時,發出的第一聲,也是在浙江由浙江人的口中發出的。至此,我們便可油然感知,《誰為翹楚》的開首,便是因作者歷史性的眼光,便將書的品位與寓意,定位與提升運騰到了一個與別的同類報告文學絕不等同的高度。

          《誰為翹楚》是一本描述在改革開放后的浙江建筑業的報告文學專著,更是以建筑業一事引出無數個閃亮浙江建筑業工程中的建筑人物。且看,作者在此書是怎樣去安排這些人物的。若初步羅列一下,便先后有樓永良、何品蘇、龐寶根、王永泉、丁欣欣、賴振元、鄭宏舫、陳于玲、王良財、吳建榮、單銀木、葉洋友等一大批木工、瓦工甚至泥水小工之類的最底層最不起眼的一批人。但你若細心地再去讀一遍,便會驚奇地發現,這些人物,作為浙江建筑業的領頭人物,又都被作者巧妙神奇地像鑲嵌寶石般地被鑲嵌在這本書里:創大業的樓永良、長子當父的何品蘇、一走到底的龐寶根和無悔的王永良、心高的丁欣欣、好學的賴振元、野心的鄭宏舫、豹子膽陳于玲、自信的王良財、全能的吳建榮、堅強的單銀木等。就通過這些略具個性的冠名,足可見出刻劃這些閃亮的浙江建筑界領軍人物,作者是化費了何等大的心血。比如葉友洋這個人物,作為臺州騰達建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長,原先只是個小學未畢業的建筑工地的小工,然而在改革的春風里,葉友洋敢為天下先,承包了黃巖縣路東鄉建筑公司,并且一上來就鉆入大城市杭州的污水溝,這又臟又臭又不易疏通的別人不肯干的苦活,卻硬是讓他率領的隊伍,在100天內完成了工程。但就是這么一個能苦干也愿意苦干的先進人物,因為盈利多交稅也多,同時增加了自己的收入,卻被判有罪而入獄,后來也由于葉友洋的“頑強”上訴,才打贏官司,這本來和一些改革中都有此經歷的人一樣,沒什么特別,可作者陸原的筆卻出在了令人意料之外,他寫出獄后的葉友洋被通知參加黨員會議,“葉友洋感到很驚訝,自己被判刑六年,已經坐了將近兩年牢,怎么還沒有開除黨籍?鄉里干部說,我們一直認為你是無罪的,因此,還保留你的黨籍”——正是這樣的文學報告,既感動著主人公本身的生命,更撼動著讀者的靈魂,它還給人物的發展,作了非常有邏輯性的鋪墊。所以《誰為翹楚》的寫作。這不是一般的記事描述,是深入生活,融入想象力的一次有血有肉有靈魂加有實事難事大事的文學敘事。是不做歷史旁觀者,深入建筑業和建筑人物,用歷史的尺度、知音的強聲、共識的助力和生命的吶喊去完成的一部力作。也正是《誰為翹楚》選擇和刻劃了這一個個典型的人物,以作者自己的心靈去融入這一個個的人物,從而能使這些人物真誠的信仰,真實的思想,以及他們對生活的追求和復雜的情感,在書中真真切切地感動我們。并通過他們,讓我們知道了浙江的建筑以及它的人物,是如何在建筑這份艱苦差事中表達他們對國家建設堅毅的信心和崇高的品格。

          《誰為翹楚》的第三個特點,是整體把握。何謂整體把握,那就是作者把改革開放后的建筑時空,與中國文學當下敘事的優勢智巧真誠地契合。這其一,是在《誰為翹楚》里,作者把負責浙江建筑業的分管部門和具體分管領導的膽識,浙江在上海等外地,開劈江山的重大舉措,與中天、中南等各個不同特色企業的人在江湖的敢拼敢搏的魄力與活力,和一樁樁具體的重大建筑工程,既真實感人、又氣象萬千地展示在讀者面前,讓我們在讀著這一個個人物、一件件建筑難事和大事的時候,眼前便漸漸隆起了改革開放以來整個浙江在改革開放初期、中期的整體的建筑業生存形象史和它們的發展史。從而在浙江建筑以及浙江建筑人物的N次革命中,讓我們終于能夠全面、詳實、整體性把握住了發展中的浙江建筑業的“浙江模式”。

          作為報告文學專著的《誰為翹楚》可讀之處,即另一個更為顯著的特點,是作為一個真正的報告文學作家的創作態度。我們知道,就報告文學常識來講,真實性是它的生命,現實生活是它的舞臺,思想性是它的靈魂,文學表達是它的翅膀。所以《誰為翹楚》的寫作立足點,首先是站立在浙江建筑業一路走來的真實性上。由單一的小土建施工,走向綜合的大土木建設,由鄉村的小修小建,到大都市的高樓大廈的構造,由臨時稀拉的建工隊或鄉鎮企業,向大營民營企業嬗變,如此艱難曲折、由松散而聚向正規,走出了一條全國建筑行業領頭羊的道路,這正是陸原之筆馳騁的大舞臺。他以河姆渡尋覓挑開中國建筑史的先河之幕,以窮不認命和另一種膽魄,進入建筑者的心臟地帶,又以高崗眺望的豪情,八婺詠嘆的情調,以飛得更高的向往與實際行動,抒寫出山那邊的開闊的生活舞臺這么一道靚麗的風景。在建筑業N次革命中、抓住突破自我、永續生命、壘筑高臺的關鍵點,烘托出浙江建筑人沖破常規、追求卓越、拓展傳統、創新建業的思想與理念。并以海那邊的誘惑、富二代與創二代、建筑人的情愛,在書中展開著文學的翅膀,同時把讀者帶入到又是一年春來時的新的美景之中。

          浙江的建筑業,為什么能引領全國,作為報告文學作家的陸原,在采訪中亦有著自己的思考。因為若你單純抓材料,填數據,報告文學就會陷入一片流水賬,是報告,但不是文學。所以采訪也即是切問,創作也就是追溯。“浙江省各級領導膽子大”,作者的一句話體現了浙江建筑業改制的魄力,以及改制中的相關政策的支持,改制后的積極引導和后勤式的幫助與支撐。一句話,浙江各級領導膽子大,大在眼光,大在服務,大在魄力+政策,大在堅持市場化的方向。而這一切,在《誰為翹楚》中,正是以既專業又文學的方式朝你鋪陳而來。

          再從審美的角度來看《誰為翹楚》,首先,它以改革開放后浙江建筑業的進程及其發展為著眼點,以改革開放中涌現出來的勇立潮頭的建筑弄潮兒作串聯,把浙江建筑業由分散到凝聚,由省本地到全省,再由全省擴展至全國這樣的一個發展大格局,并在這個大格局中豎立起了浙江建筑業自己的品牌,為浙江省重大政治方針,建設“兩富浙江”,“兩美浙江”做出了重要貢獻的光輝業績,以報告文學寫實的手法,既從宏觀上予以點明,更從細節上給予了報告式的文學描述,從而,給浙江以上世紀七十年代至本世紀初這一段建筑歷史與業績,以文學的形式轉換成文獻存留給了浙江和中國。在這份文學的浙江建筑報告里,我們讀到了浙江建筑集團初創時的艱難,發展中的氣魄,走向未來的信念和推動歷史的夯基聲。

          縱橫本書的結構和創作的手法,我們也不難發現,它至少有以下幾點體現了時代美學精神的描述:一是關注底層,關注最個體的小人物,從中引出浙江建筑業發生與行進中的美學原生態;二是從地域、差異中找出浙江建筑業在改革開放初期的特殊形態與積極向上的精神;三是把握浙江建筑業的多元性又朝向集團發展的一體格局,讓浙江建筑業在發展中由多元朝向一統,并在此以文學凸顯浙江建筑業是浙江多地泥匠、瓦匠、木匠等傳統手工藝連綿不絕發展中的一個浙江文化現象;四是作家審美的視角始終注視著各個建筑集團之間發展中的差異,并讓其在全省建筑管理新理念與市場經濟的引導下,自覺走向互動與競爭、拼搏與創新的新的境界。

          應該說,《誰為翹楚》是一部文化視域下的浙江建筑業在新時期以來的發展史,我們在閱讀它的同時,相關更多地是想到建筑業的實干與發展、建筑業的道德與品牌、建筑業自身發展與浙江外部環境相輔相成共向發展的新面向等問題。因此,我們也就更加關注浙江建筑業走向未來的思考。欣喜的是,《誰為翹楚》在書的最后以“新常態下的盛宴”,為我們指出了浙江建筑業產業現代化,即“新型建筑工業與工程總承包”的新模式,我們在作家高度關注浙江建筑業發展主旨,意在政治與民生、社會與集團利益中合上了書頁,但我們的目光,卻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為親切和客觀地關注著浙江的建筑業。

          愿浙江的建筑業,能綻放著更具綠色的現代工業化前景。
         


          [1]鳥在樹上的窩,甲骨文上面巛是三只鳥,中間臼合圍,下面木;在洞里的窩叫窠。

         

        初高中女厕所自慰喷水

          <pre id="dddf7"></pre>

            <pre id="dddf7"><ruby id="dddf7"></ruby></pre>

            <noframes id="dddf7">

            <pre id="dddf7"></pre>

            <track id="dddf7"></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