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dddf7"></pre>

      <pre id="dddf7"><ruby id="dddf7"></ruby></pre>

      <noframes id="dddf7">

      <pre id="dddf7"></pre>

      <track id="dddf7"></track>

        張國云:報告文學中語言魅力的彰顯
        來源: 仙居縣文聯  | 時間: 2016年12月09日

          文/張國云

          語言是人的肢體行為,更是一種符號,在報告文學中如何運用愈來愈重要。為什么現在眾多的作品都喜歡貼上非虛構的標簽,但生硬的語言,苦澀的表達,讓人無法閱讀,甚至望“文”生畏。當陸原將他的《誰為翹楚》一書送給我時,我竟然愛不釋手,一個月內進行了接二連三閱讀,第一遍粗略,第二遍細讀,第三遍重點讀。這是我讀書史上,難得的現象。

          同樣是作品,作品與作品之間為什么有這么大的區別。不就是一部反映建筑業發展——《誰為翹楚》長篇報告文學,但不同的是,這是一位來自浙西南大山深處——仙居作家陸原如椽之筆,從七千年前的河姆渡干欄式建筑起筆,以大開大合的氣勢,生動描寫了浙江建筑業發展的歷史,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浙江建筑業“干在實處,走在前列”的不平凡發展歷史,可謂對建筑業一次全景式、大視覺、多維化的文學書寫。

          陸原寫出了一個讓人眼睛一亮,令人興奮無比,充滿建筑生命音符的報告文學。

          在這里,人們可能更多看到作品光鮮外表,而我卻被作品獨特語言魅力所征服。它可以從散文中分離出來,又可以屬于新聞文學。它的語言形式方面,仿佛又汲取了小說等藝術門類的滋養?梢,他的報告文學的語言與散文、新聞、小說等文種的語言就有了內在的關聯,它融合了小說、散文、新聞等文種的語言因素而形成了自己新的語言特征。

          也許陸原作品的語言,帶有山里人腔調。此時報告文學中語言魅力的彰顯,就像是一個人的戀愛,相貌好的美女,往往是男人爭寵的對象。讀書我更喜歡是這種戀愛式的,最好對書是一見鐘情。一本書讓人頓生愉悅,這是一部報告文學成功的一大半。為什么讀陸原作品我特別強調或特別關注語言這個東西。因為前幾年,我在寫長篇報告文學《致青藏2——生命在無人區》時,我們曾對報告文學的語言進行過多次交流。所以,今天當我一讀到陸原作品時,頓時條件反射,突然發覺他在報告文學中,找到了屬于自己的語言表達——我笑說它是仙居普通話。

          真,是語言的基礎。真實,是報告文學的生命,亦是報告文學創作中自始至終必須遵循的原則。違背了這一原則,就會危及到它的生命。報告文學之所以受到社會的重視和世人的喜愛,就在于它寫的是最近發生的真人真事。

          要確保報告文學的真實性,就必須首先保證作品中語言的精度和信度。因為“文學的第一要素是語言。語言是文學的主要工具,它和各種事實,生活現象一起,構成了文學的材料。”幾十年來,浙江建筑業從小到大,由弱變強,從單一的小土建施工向綜合的大土木工程拓展,從鄉鎮集體建筑企業向民營建筑企業嬗變。再到當下從建筑小省到建筑強省,從建筑副業到建筑主業。對于這些歷史性,作品一方面通過報告文學真實還原,一方面要防止語言的失真,除了花功夫深入采訪外,還必須真正把握報告文學語言優美。在這一點上,我覺得陸原很好地處理了報告文學新聞性和文學性兩者之間的關系,強調新聞性時,又不失大膽地運用文學語言;突出文學性時,又較真據實地寫人敘事。

          如書名。簽檎l翹楚,就很見文學性。翹楚的“翹”,是指高出仰起的意思。而“楚”,是荊木。在這里,“翹楚”,指高出一般灌木的荊樹。最早源自3000年前的詩經-周南-漢廣:“翹翹錯薪,言刈其楚”。后世人們用“人中翹楚”、“個中翹楚”、“行業翹楚”,比喻杰出人士。引申作為超群出眾,出類拔萃的意思。我是生在杭州,長在蘇北,那里老百姓造房子喜歡一家比一家屋尖高,當地人美其招財手,這個“招財手”我認為就是陸原所指的翹楚,可見既有文學性又不失真實感。所以,語言的文學色彩切忌華而不實。在書中,陸原特別注意有節制地、有分寸地運用描寫語言。有節制,就是在作品中不作長篇靜止的花俏描述,尤其應慎用心理描寫,不宜憑空地大段描寫人物的心理活動,而應盡可能讓人物自己“說話”,以增強作品的真實感。如果忽視這一點,那么,報告文學的語言信度就會降低。

          善,是語言的前提。白居易在杭州擔任過刺史,他說過一句話:“感人心者,莫先乎情。”情感乃是流淌在文學作品中的血液。各種文體中,詩歌散文一般是主情的。因此,從散文中分列出來的報告文學就天然帶有濃情的遺傳基因。

          有人說,報告文學作家應當具備三項必備的條件,這就是,第一,嚴格地忠實于事實;第二,強烈的社會感情;第三,密切的聯系老百姓。強烈的社會責任感和由此產生的強烈的社會感情是報告文學作家必不可少的素質。優秀的報告文學作家總是稟有這種良好的心理品質。他們易激動,易亢奮,也易情不自禁。在這里,語言不一定是用說的,只要能正確表達自己的意思,它就會像陽光一樣融化人與人之間的冰雪,就會像春雨一樣滋潤人們的生活,就會像黃鶯一樣喚醒孤寂冷漠的心。所以,陸原在寫浙江建筑業,浙江的建筑精神,同時也在揭示和思考著浙江的建筑匠人,以及內在的靈魂。

          習近平同志在浙江擔任省委書記時,對浙江工作的要求是:“干在實處,走在前列。”在今年杭州G20會議上,習總書記再次向浙江提出要求:“干在實處,走在前列,勇立潮頭。”比過去,多了“勇立潮頭”四個字,F在我們回頭看,陸原的書在去年十月出版時,書的副標題就已明確提出了“勇立潮頭”。這看似偶然巧合,實際上表明了作者的政治敏銳力,展示了這個長篇報告文學的思想高度。這也從另一個角度佐證:語言需要智慧,如同大地需要陽光,這樣才會明媚與美麗;反之,就像少放了鹽,枯燥乏味,人們便失去了欣賞的樂趣。只有智慧的語言,才會耐人尋味,作品才更有感染力感召力。

          美,是語言的關鍵。我贊同不久前,王蒙對報告文學性有一精辟論述:“小說的要勁在于非虛構帶來的心動,虛構得明白真摯,牽掛得刻骨銘心,變化得不露痕跡,沒有小說的纂勁更沒有紀實的條目氣。唯愿真摯得天馬行空,自由得灑脫,輕盈得寫實加結結實實,板上釘釘,肋上插刃。”

          從這一點來說,報告文學和小說對其語言有同樣的要求。但兩者的生成卻有著質的差別。表現力強的小說語言主要依靠作者對生活語言的加工提煉。而有表現力的報告文學語言則有賴于作者對生活語言的藝術選擇。前者可以虛構,后者當求信實。陸原的確是一位有經驗的作家,能從諸多的生活語言中,披沙瀝金,選擇出最能真實地再現寫作本體特性的品格。

          作為報告文學表現的主體大多為人。因此,它的語言表現力主要地體現在對人物形象獨特個性的藝術化的再現上。它要求作者從人物許許多多的原始語言素材中,篩選出最能燭照人物深層品格的有亮度的語言。在書中的第二章窮不認命的浙江人,作品中出現的人物有十多個,他們有的是泥匠、瓦匠和木匠,甚至有的是包工頭,但這些人物大多個性卓然,形象活脫,人物語言的聲氣也迥然有異,栩栩如生,令人難忘。我尤為欣賞作者在語言運用上,除了人物語言的高度個性化外,還較好拿捏報告文學敘述語言的凝練、簡潔。羅唆繁復,這是報告文學語言大敵。

          度,是語言的保證。一部成功的報告文學,它應該啟發讀者思考,提高讀者對生活的研判能力。這時語言表現出是一種大當量的力度。而這力度又體現為穿透力——深度和浸潤力——廣度。具有力度的語言,深刻尖銳,言人之所未言,道人之所不敢道。

          為了展現報告文學語言的魅力,陸原在書中幾乎運用了各種文體,目的就是強化或者增強作品的藝術感染力。如第一章河姆渡上的尋覓,從頭到尾是一篇優美的散文;在第三章浙江另一種膽魄,單獨拿出來讀就是一篇好小說;在第十六章又是一年春來時,我看酷似一篇驚天動地的新聞文學,而每個章節開篇的話,都是一篇篇打動人心詩話。

          我記不清是誰說的,“在藝術里最高的層次是哲理性的藝術作品” 。好的報告文學貴有哲理品格。而這種哲理品格因文種不同,表現形態也有異。通過研讀陸原作品,我們會發現:詩貴含蓄,小說的“傾向”主要通過人物形象的塑造而體現,而報告文學則有別于詩歌、小說。它在觀照現實,透視人物事件內層時,作者可以直接表示自己對生活的評判,表達自己的見識,從而使作品呈現出更加強烈的政論色彩。

          報告文學的“真、善、美、度”語言特征,實際上是一個整體概念。四方面的基本特征,在作品中是融為一體的,不可分割的。“真”是報告文學基礎的語言特征,是前提;“善、美、度”我的理解,是報告文學的表現力,它是實現報告文學語言文學性最主要的手段。

          當然書中還有一些不足,如第162頁中說:“建筑是遺憾的藝術”,這容易誤人子弟。我曾讀過哲學管理博士,著名哲學家黑格爾說過:“建筑是凝固的音樂。”

          某種程度上說,建筑不只是供“仙人居住”,建筑還是美學,好的建筑都是世界上不朽的作品或經典。既然是這么偉大的東西,這本書如果要我來寫,我至少增加一個章節,寫一寫浙江建筑的第一高樓,浙江建筑上市的第一股票,浙江建筑“走出去”,浙江建筑未來遠和遠方,甚至浙江建筑史永遠難忘的炸毀46層浙醫大學大樓的再造,如此等等,個中滋味充盈故事。如果我們認可“建筑是凝固的音樂”,那么我們作家就是這個音樂中操盤手,如何講好中國故事,讓世界都聽得懂,這必須要我們操盤手來擔當。

          既然《誰為翹楚》書寫的是建筑,中國人在建筑上講究大格局——門楣要高、屋宇要寬、庭院要深,那么報告文學的語言是不是也得講究大格局——“真”的大闊襟、“善”的大眼界、“美”的大追求、“度”的大能量,可喜可賀的是陸原先生在報告文學的語言魅力運用上,正在從一個髙原走向又一個高峰。

        初高中女厕所自慰喷水

          <pre id="dddf7"></pre>

            <pre id="dddf7"><ruby id="dddf7"></ruby></pre>

            <noframes id="dddf7">

            <pre id="dddf7"></pre>

            <track id="dddf7"></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