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dddf7"></pre>

      <pre id="dddf7"><ruby id="dddf7"></ruby></pre>

      <noframes id="dddf7">

      <pre id="dddf7"></pre>

      <track id="dddf7"></track>

        袁亞平:文學的生命力來自于人的生命力
        來源: 仙居縣文聯  | 時間: 2016年12月09日

          文/袁亞平

          陸原作為我省報告文學作家中的實力派,以敏銳的眼光、文學的情懷,以辛勤的采訪、激情的寫作,出版了一部部厚重的作品,裹挾著時代的雄風,涌動著人間的彩云。

          今天我們看到的這部長篇報告文學《誰為翹楚》,是陸原以二十五萬四千字的大篇幅,全景式展現了勇立改革潮頭的浙江建筑業。

          正如談月明同志在序中所言:“可以說,這是全國第一部反映建筑業發展的優秀報告文學,是對浙江建筑業改革發展歷程的一次鮮明的總結。通過報告文學這個全新的形式,讓更多的人來了解、關注、支持、推動浙江建筑業的發展,為浙江經濟社會發展作出新的貢獻。”

          陸原為了這部長篇報告文學,在一年多時間里,赴省內外采訪建筑企業三十多家,采訪省、市、縣相關部門二十多個,有的重點企業和部門還采訪了三次,收集查閱有關書籍、材料達數百萬字。

          這是何等的不易!作為報告文學寫作的同行,我深知其中的艱辛。這種奔波與勞累,非常人所能體會。為此,我向陸原表示敬意!

          我是從頭至尾,細讀了《誰為翹楚》。

          全書梳理了浙江建筑發展的歷史進程,重點在于改革開放以來,特別是近十年來,浙江建筑業走在全國前列的深層原因與不竭動力。

          這部長篇報告文學中,描述了眾多的人物,他們大多出身寒門,地位卑微。但是“窮不認命的浙江人”,闖進了建筑市場,也闖出了人生的一條大道,成為當今建筑業的領軍人物。

          我尤其關注這些人物的命運與其生存環境,因為,我愿意從人類的本能角度去理解文學,把文學視為人類與生俱來的天性。

          他們的人生經歷,印證了時代的變遷。

          賴振元于一九四○年出生在象山一個小山村,小學畢業沒錢讀書,十六歲參加了修筑海塘的工程隊。學了建筑工程預算后,又學起設計、畫圖紙。圖紙上的字需要寫端正、寫漂亮,他便買來字帖練習寫字。一個字幾十遍地練,直到練得有點像樣為止。在畫圖紙時,賴振元怕圖紙上的字寫得不漂亮,便先用鉛筆寫。哪一個字寫得不好,就用橡皮擦擦掉重寫,等到全部寫滿意后,再用鋼筆一個個描上去。

          溫嶺東浦鎮陳于玲,一九六一年十二月生。初中畢業后,那時候,一天早、中、晚三次廣播,都要播放《國際歌》。陳于玲對《國際歌》里的幾句歌詞特別感興趣:“從來就沒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創造人類的幸福,全靠我們自己!”他從這歌詞中獲得力量,丟掉悲傷,振作起來,自己找了一個木匠師傅,學起木匠手藝。

          吳建榮在一九八○年成為蕭山二建城北分公司負責人,年關前的一天,在杭州建筑工地三樓不慎跌落下來,右大腿骨裂。醫生給他骨裂的傷腿捆綁包扎后,希望他在醫院里住院觀察。但吳建榮說,不在現場指揮不放心,造房子是百年大計,哪一個環節都不能出現紕漏。他就一直在工地上,每天在別人的攙扶下,一走就是一個多小時,感動著工友。

          象山鄭宏舫自一九七三年三月開始,“十把泥刀闖上海”。一九八九年農歷除夕前兩三天,租好兩輛大客車,準備讓八十余名工友回象山老家過年。這時得到一個信息,上海莘松高速公路需要施工。鄭宏舫召集工友們說,這是幾千萬元的一項大工程,這個工程做好了,我們今后在上海就不愁沒有大項目干了。大家愿意留下的,我們春節加班加點干,干出象山人的樣子來;如果不愿留下來,要回象山過年,我也不強留,送你們回去。

          結果,全部工友都愿意留下來,大家脫下新衣服,重新穿上厚重且臟兮兮的工作服,來到施工工地干活。

          這個工程提前在一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完成,還被評為上海市建筑工程“白玉蘭獎”。象山建筑安裝實業公司市政分公司終于在上海嶄露頭角,引起了上海建筑市場的關注。

          他們的從業與生活環境,反映了社會的發展。

          賴振元在一九八五年帶著象山建筑隊伍到上海,對大家說,我們在上海沒有固定的辦公場地,也沒有自己的宿舍,大家住過洗澡堂、牛棚、豬舍,甚至還住過廢棄的火葬場。我們要想在上海討生活不容易!大家能跟我一起吃苦受累,一個個都是好樣的!

          諸暨王苗夫長期在上海的建筑工地忙活著,很少回家。有一次,妻子帶著兒子去上?赐。到工地一看,想不到他住的是工棚,床是用木板拼起來的,兒子在床上一跳,床板便破了一個洞。工棚里蚊子、蒼蠅一抓一大把,飯菜一上桌,蒼蠅就在飯菜上飛得黑壓壓一片,叫人下不了筷子。

          隨著社會富裕與文明程度的提高,建筑工人的生活環境發生了明顯的變化。

          陸原到上海一處地鐵地下隧道建設工地采訪,去看建筑工人的宿舍。板房宿舍就在項目部會議室后面,是鋼塑兩層樓板房。從一樓看到二樓,工人都已經吃過中飯在宿舍里休息,有的在看電視,有的在看書,有的躺在床上閉目養神。宿舍里是雙人床,上層放東西,下層住人,一間宿舍住著四五個員工。陸原在書中說:“我發現員工們有一個突出的特點,大家都精神飽滿,臉上掛著歡樂的笑容,完全不是痛苦憔悴的愁容。最基層的建筑工人的精神狀態,對工程質量優劣起著關鍵性的作用。我想,只有所有的員工都心情舒暢,都認真地做好每一項工作,才有每一項工程質量的完美呈現。”

          足尺寸全天候環境實驗室,恒溫恒濕實驗室,等等,紹興柯橋的寶業集團投入兩億多元建成了九大建筑實驗室,還有混凝土預制板澆筑車間、鋼結構車間,充滿信心地說明:住宅產業化要真正成為繼汽車、家電之后的又一個制造業。

          他們的人生感悟與思想情操,已經深深地感染了我。

          來自東陽的中天集團董事長樓永良說:“人生是一種經歷。無論是順境還是逆境,無論是風雨還是彩虹,無論是機遇還是挑戰,無論是磨難還是成功,都是收獲,都是最可寶貴的精神財富!”

          樓永良重視公司人才的培養和再教育,倡導“把學習作為一種生活方式”,提倡全員學習、全過程學習、全方位學習。

          紹興龐寶根認為,一個人要獲得成功,“怎么做”比“做什么”更重要。他崇尚公平、公正、正義、合作精神,他要求自己做事要勇敢、努力、刻苦。做人要誠實、忍耐、博愛、質樸、多做少取。

          象山賴振元說,人的命運有好有壞,但人絕對不能自我放棄,只要奮力向前走,總是有回報的。

          紹興柯橋的寶業集團,總部大樓大廳正面白色的大型照壁上,用黑體字鑲嵌著三行文字:“人類要想繼續發展,就需要西方文化的活力和中華文化的穩定,二者結合產生一種新的文化來拯救世界。如果有一天,中華文化給世界作出了這樣的貢獻,請不要奇怪。”

          寶業集團把英國著名歷史學家阿諾德·湯因比這段話展示在這里,無疑顯示了寶業集團的大志向,那就是要走中西方文化結合之路,用中西方優秀文化創造寶業集團的偉業。

          文學的生命力來自于人的生命力。通過作品來激發、喚醒和強化潛藏在我們內心深處的文學情懷,找到人的生命意義,這才是最根本的。

          有專家認為,報告文學自身成長中的兩大基本規律顯然應該成為我們關注的焦點,這便是趨同性本質與異質性認同。報告文學的趨同性主要是指該文體在長期的發展演進過程中所凝聚、積淀下來的較為恒常的具有內在規定性和形制普適性的根本特質,主要表現在現實內容的客觀性、主體思想的批判性、文本生成的透明性三個基本層面。而報告文學的異質性則突出強調不同的社會事物和主體趣味給該文體寫作、呈現、傳播與接受行為所帶來的差異性和多樣性,這集中凸顯在反映對象的豐富性、作家主體的差異性和表現方式的多樣性三個基本層面。

          讓我們共同努力,通過自己艱辛的采訪,深刻的思索,以多樣性的表現方式,創作更多優秀的作品,反映這個波瀾壯闊的偉大時代,體現文學的審美,其最終意義正是要表達人類對自由的向往和追求。

        初高中女厕所自慰喷水

          <pre id="dddf7"></pre>

            <pre id="dddf7"><ruby id="dddf7"></ruby></pre>

            <noframes id="dddf7">

            <pre id="dddf7"></pre>

            <track id="dddf7"></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