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awy2y"><center id="awy2y"></center></menu>
    江離:恒久的閃現
    來源: 浙江文學院  | 時間: 2016年07月25日

      

    文/江離

          博格達峰的雪

      ——致沈葦

      白天多么漫長,到處都是光

      懸浮著并且顫動

      在飛機的機翼、公路、樺樹和楊樹的葉片上

      也在清真寺的圓頂之上

      你陪著我們上街,戴著標志性的平頂帽

      你的黑胡須中已摻入了幾縷白色

      那里面有眾多星子隱匿,仿佛晨昏在交替

      一家小面館門前,狗伸長了舌頭

      吐著熱氣,這真是一個酷暑

      它的主人在椅子上打盹

      街上來往著維吾爾人、漢人、哈薩克人和藏族人

      切換著不同的語言交談

      伊斯蘭的信徒坐在廣場上聽經

      準備迎接即將到來的開齋節

      橘色的帶著阿拉伯花紋的大巴扎

      透著精美典雅

      漂亮的維族姑娘們在商鋪

      向游人介紹薰衣草精油、羊毛圍巾和掛毯

      這一切讓人忘記了

      這里曾有過的暴亂和流血

      像一場大霧現在已經消散

      除了街頭戒嚴的裝甲車

      和被恐懼與痛苦永遠折磨著的幸存者

      后來,在你的家中,我們抽著煙

      聊了很久:殘酷的現實,脆弱的信心

      為什么安寧的生活卻不可得

      透過窗戶,你指給我們看

      遠處的博格達峰和終年不退的積雪

      夏日的光照沒有融去這些白雪

      在峰頂之上,是無與倫比的寂靜

      那么宏闊,猶如生之奧義

      沒有沙漠、戈壁、盆地、山脈和城市之別

      沒有臣服也沒有沖突

      它教會久歷死生的人們

      在更迭的征服者的版圖中生活的人們

      把苦難變成一種必要的堅忍

      2015.8.1

     

      對畢達哥拉斯的獻辭

      因為無限的少數人都曾追隨,

      晦明不定的星空的指引,

      如同畢達哥拉斯,在他的窗口仰望。

      一個無邊黑暗中的孤寂旅人,這以后

      所有世界的閱讀者、巫師、智者、煉金術士,

      各自穿過了叢林、黃昏的金色海岸,

      歷經地獄之苦——

      不是為了在一頭饑餓的獅子身上

      復蘇它統治土地的雄心,不是在沙漠之上

      建立黃金的國度,

      只為在星辰的沙盤上推演,

      (在理智認知和未知神明的庇佑下)

      我們自身和世界之中,那不可見的統一性。

      2015.4.17

     

      重力的禮物

      ——贈黃紀云,并泉子、李曙白、胡澄、胡人、飛廉

      我們擱置了這個爭論的下午

      白樂橋外1,靈隱的鐘聲已隱入林中

      死者和死者組成了群山,這唯一的標尺

      橫陳暮色的東南

      幾位僧眾正在小超市前購買彩票

      晚風圍著香樟、桂樹和茶隴廝磨

      邊上溪流撞碎了浮升的彎月

      一切都盡美,但仍未盡善

      孩子們在沙礫堆前搭著房子

      在倒塌和重建中

      如此執著于這天真的樂趣

      我們全部的生活都在倒塌和重建之間:

      教堂、寺廟、宮殿和簡陋的房屋

      也許每一種都曾庇護過我們

      帶著被固定的秩序

      在神恩、慈悲、權威和自存間流轉

      一只松鼠跳躍在樹枝之間

      它立起身,雙手捧住風吹落的

      松果——這重力的禮物

      仿佛一個饑餓得有待于創造的上帝

      諸友,我們是否仍有機會

      用語言的枯枝,搭建避雨的屋檐

      它也仍然可以像一座教堂

      有著莊嚴的基座、精致的結構和指向天穹的塔尖?

      2014.7.28

     

      認識論的早晨

      清晨,攝影師用三腳架

      固定了一片風景

      他在調整事物的景深

      有一刻,一只花斑瓢蟲的逗留

      讓他著迷

      這么多年,樸素的激情

      仍伴隨著他

      行進在世界那陌生的寬度中

      讓他在鏡頭的這側

      嘗試著美學的翻新

      對我來說,這也意味著一個

      認識論的早晨

      攝影師帶著移動的風景

      進入到新的風景中

      就像我們每個人,帶著偏見

      尋找著相互理解的基石

      沒有人比他更清楚,在對焦時

      花斑瓢蟲越是清晰

      背后的草坪就越是退入到

      一種模糊之中

      萬物靜默如謎,可見與不可見的

      始終不可窮盡

      快門按下,那啟示性的閃光

      仍不過是一種簡化的捕捉方式

      在它所擁有的限度之內

      而我們別無他法

      2014.6.4

     


      1緊鄰靈隱寺的村落,坐落于北高峰山腳下,橋因白居易任刺史時所建而名白樂橋!对娊ㄔO》編輯部曾設在此地。

    成人7777,太粗太大进不去好疼视频,人与动人物性行为A片视频
  • <menu id="awy2y"><center id="awy2y"></center></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