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dddf7"></pre>

      <pre id="dddf7"><ruby id="dddf7"></ruby></pre>

      <noframes id="dddf7">

      <pre id="dddf7"></pre>

      <track id="dddf7"></track>

        柯平:橘子的味道
        來源: 黃巖區文聯  | 時間: 2015年12月18日

          在浙江文壇上,將自己的創作和思想固執地跟所居住的地域結合在一起,有志于深度挖掘的詩人,為數應該不少,這方面既有本土前輩林和靖、戴復古等的成功典范,也有西方如大西洋卡梅爾小鎮的杰佛斯,美國明尼蘇達洲農場的勃萊等杰出詩人的影響。但說來容易做來難,短時間內花上個三年五年,應該是沒問題的,何況創作上也確有立竿見影之效;一輩子打算只在一個坑里挖下去,就很不容易了。能長期堅持下來的,除了溫嶺的江一郎,印象中比較深的有兩個人,一個是象山的高鵬程,一個就是黃巖的林海蓓。高鵬程寫漁村,是從在象山落戶后開始的,大約已有十幾年了;林海蓓寫橘鄉,是個跨世紀工程,時間更長,資歷也更深。小小一枚橘子,在別人眼里可能不算什么,對她而言卻情有獨鐘,比如說,既是所在縣城的地標,也是她個人的文學徽章,更是可以上升到精神、宗教層面的東西。因此在讀她這部新作的過程中,《楚辭》里“后皇嘉樹,橘徠服兮。受命不遷,生南國兮”這幾句話,一直在腦海里回旋著,無法散去。

          橘字的另一種寫法就是桔,包括橙子和蘆柑,在古人眼里也只是橘的別種。韓世忠的兒子韓彥直當年還專門寫過一部書叫《橘譜》,內列橘品二十七種,其中自然也包括了上述兩類,可見其內涵之豐富。這種果類之所以受人喜愛,首先在于形狀的樸素和溫馨;其次是味道,甜中帶酸,耐人尋味;無論對視覺或舌蕾系統,都堪稱是一場盛宴。包括色彩方面,也賞心悅目,用屈原的話來說就是“綠葉素榮,青黃雜糅,紛其可喜兮。”這種顏色在西方常被用來指稱革命,但在林海蓓詩中,我敢擔保只被用于展示其內心豐富的詩情。她的家國江山,她的愛恨情仇,全都濃縮在這形小而實大的空間里了,如同一個精巧而復雜的心靈密碼器,密密地包裹著,醞釀著,等待時間的叩問與回聲。我不知道一個橘子到底有多少瓣,但我知道每一瓣都是她心靈的一個側面。在此意義上說,如果你到黃巖出差或旅游,剝開一個橘子,看到的,嘗到的,百分之百都是她對家鄉那種執著的情感。

          具體到寫法和創作思想,或可稱林氏橘藝栽培法,也大有話可說。林海蓓寫作成名之早,可能是現在詩壇的年輕人所不了解的。我沒問過她年齡,也沒敢問,因這在當下時代是據說是禁區,估計五十不到吧,但詩齡卻已有三十年。至少上世紀八十年代我剛寫詩的時候,她也已經在寫了,我們的作品在江健編的《三角帆詩刊》上常發在一起,相互欣賞和仰慕。因此這么多年來,讀她的東西已經很不少,總體感覺她在寫作上走的應該是性情一路,即講究積蓄、因緣與即興,聽命于瞬間感悟,有感覺的時候就寫,沒感覺的時候就讀,對宗派章法之類不太感興趣,更不在乎現在流行的是什么詩體。只問耕耘,不問收獲。從精神源頭上說,這種自在隨意的創作方法,恰恰又符合屈原在《橘頌》里所強調的“深固難徙,更壹志兮。閉心自慎,終不失過兮”的要求。

          但如果你據此認為她固步自封,缺少探索精神,那肯定又是錯了。我想,她應該不是不想變,而是不敢輕易言變,因為她深知古人有關橘子的那個著名論斷,即《周禮》說的“橘踰淮而北爲枳”了。同樣的一棵橘子樹,種在黃巖能長出可口的水果,移植到安徽就成落葉灌木,味酸不可食,只能用來做籬笆。換句話說,質的變化比形式更重要。這些年來我們看到很多人本來寫得好好的,突然就下半身或學院派,或廢話主義,或網絡口水詩了。等到發現不適合自己想回來,卻已經找不到從前的感覺和狀態。更何況詩有別才,文無定法,西諺所謂條條道路通羅馬是也。記得《漁洋詩話》里也有過類似的討論:“洪升昉思問詩法于施愚山,先述余夙昔言詩大旨。愚山曰,子師言詩如華嚴樓閣,彈指即現。余即不然,譬作室者,瓴甓木石,一一須就平地筑起。洪曰,此禪宗頓漸二義也。”這里談到兩種創作方法,且以佛學為喻,一種是頓悟式的,一種是漸悟式的,因為都能接近真正的詩歌,也很難說哪種更高明。林海蓓的寫法,大約是屬于前一種吧,表面上看或許變化不大,但什么時候機緣到了,可能一下子就會有脫胎換骨的感覺,文學史上這樣的例子很多,也用不到我再多饒舌。

          當然,文學是精神產品,一個人的心靈和舌蕾對橘子的要求,畢竟有著本質的不同。這個道理林海蓓自然是懂的,因此這些年來她暗中也一直在使勁,只是喜歡以她自己的方式,不那么招搖,或者說,更多地表現在詩歌內部而非外表上罷了。正如高鵬程近年的漁村色調方面更趨豐富,我不敢說所增加的就是橘子的顏色,但至少是一種暖色吧。同樣,林海蓓的橘子,如果細心閱讀的話,也能找到許多明顯不同于以往的元素,如視野、技法、語感等,都有新的微妙而可喜的變化。我甚至想象在今后的某一天當我們接過她遞上的橘子時,能在里面品嘗到海苔乃至暴風雨的味道。這或許只是我的個人幻想,或許也是身邊的詩人朋友們所期望于她的。而她的才氣,她的品格,她對文學的執著,都讓我們有理由相信,這實在不是什么奢望,而不過是個提前預告罷了。

        初高中女厕所自慰喷水

          <pre id="dddf7"></pre>

            <pre id="dddf7"><ruby id="dddf7"></ruby></pre>

            <noframes id="dddf7">

            <pre id="dddf7"></pre>

            <track id="dddf7"></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