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dddf7"></pre>

      <pre id="dddf7"><ruby id="dddf7"></ruby></pre>

      <noframes id="dddf7">

      <pre id="dddf7"></pre>

      <track id="dddf7"></track>

        孫紹振:印象最深的還是寫自然的
        來源: 黃巖區文聯  | 時間: 2015年12月18日

          我覺得海蓓的詩分三種:一是寫自然的,二是寫親情的,三是與江南的山水相融合。印象最深的還是她寫自然的,江南的山水草木蟲鳴。這就給我們一個感覺,為什么大家反復地講到花鳥草木蟲鳴,我想在三個部分,她的成就最高的也就是寫花寫草的這一方面,寫親情的雖然動人,作為詩來說是比較弱的,哲理是單薄的。那么我們就研究為什么她寫山水花草方面給人那么深刻的印象,我想這是她藝術上的一個成功點,她營造了她獨特的感知的世界,她的感知世界是非常獨特的,江南的山水寫得多,她強調是一個非常寧靜的世界。這個世界他的美,他的好,不在于她有顏色,不在于她有聲音,而恰恰是無聲的,即使有香氣也是非常微弱的,即使沒有畫感,甚至沒有動作感,她可以看到花瓣打開的聲音,那個聲音是非常微妙的,她可以感覺到草入眠的聲音,她可以從花草的運動中聞到若無若無的氣味,她在詩里講到蓮花在夜間收起了香氣,草是很輕的,甚至于她自己不大動,要墊著腳尖的。她有一句詩寫花的心事只有樹知道,那么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她營造的世界是獨特的,如果說她有成就的話就在這了。但是如果僅是這點是不夠的,因為在后現代流行的時代,浪漫主義的美好、抒情已經很普遍,但是她還有另外一個世界,使得她不是太平淡。“五月的橘子花”這首詩,結構有張力,構思有傾向,精神得以深化,貫穿江南女性的情致。她的詩歌情感起伏,與古典禪意擦肩而過,并沒有進入無我的境界,說明她是一個比較可愛的現實女性?v觀林海蓓的詩,輕、淡,語言清麗,還可以往深度發展,希望她的詩風再粗礪一些,大氣一些,語言還可再精致一些。

        初高中女厕所自慰喷水

          <pre id="dddf7"></pre>

            <pre id="dddf7"><ruby id="dddf7"></ruby></pre>

            <noframes id="dddf7">

            <pre id="dddf7"></pre>

            <track id="dddf7"></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