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dddf7"></pre>

      <pre id="dddf7"><ruby id="dddf7"></ruby></pre>

      <noframes id="dddf7">

      <pre id="dddf7"></pre>

      <track id="dddf7"></track>

        白小云:銘記在時光河流里遇見的你
        來源: 黃巖區文聯  | 時間: 2015年12月18日

          這是一本以浪漫的筆調抒寫日常生活之愛的書,在第一首《遇見你的盛放》中,作者這樣寫道:“大地上的萬物/一定是互相熱愛的/樸素的、鮮艷的、沉默的、奔放的/熱情的、淡泊的/它們在人間找準自己的位置”,這句話可以視為整本書的概括。這本書就是作者,找到自己人間位置后,表達自己對大地上萬物之愛的書。真正的詩人,沒有不是充滿對世界的個人獨特認識和深厚情感的,他們將這些認識和情感用詩句表達出來的時刻,激情自有它流淌的通道去排除技術的障礙,呈現給讀者一片天然、真誠、真實的世界。

          物我轉換的巧妙運用,水意象凝聚。“遇見你的盛放”“你”是誰,通讀整本詩集,《瘦西湖》“不想說花開如云的你/不想說滿眼氤氳的你”,這里的“你”是瘦西湖,《沉默的幸!“很多年前/我來看過你”,你是令人魂牽夢縈的“湖”,《我希望自己慢下來》“錢塘江/我見過你滔滔奔海的匆忙/見過你重返喇叭口的壯觀”,這里的你是錢塘江,《鑒洋湖》“我一定還會再來看你/看你的水光瀲滟,聽雞鳴聲聲”,你是鑒洋湖……這些“你”是江、湖、海,它們有奔騰浩大不斷流逝的共同的特點,這些無所不在的“你”即是無所不在的“我”的心靈的外物投射。又如《水在流》《河流要去的地方》《水之問》《蘭溪》《海寧》《行走在初夏》《放水燈》……含有水意象、對水吟唱的詩歌在詩集里不斷出現,在這些詩歌里,作者具備一種能力,自動地消融他世界與我世界之間的隔閡,水意象的集中出現既是時間流逝的象征,也是某些隱秘的個人記憶、精神追求的外在呈現。在這里作者沒有故意使用技巧,而是當作者把世界眾多的物象、幻象聯系到一起時,優秀的詩人情到深處,修辭已然是作者的思維本身。第二人稱的親近感拉近了作者與世界、拉進了作者與讀者,增加詩歌的可閱讀性,正如詩人柯平先生在書后所說“讀者既可以是業內詩人,也可以是中小學生,以及社會各界的資深文學愛好者”,也增加了詩歌的哲學趣味,附身向下,大地萬物中處處有自己、有你我。哲學由詩人來表達,總能顯出特別的巧妙和趣味。

          詩歌里的時間。詩集里的時間除了由水意象呈現外,還由過去和現在構成,過去由與父母相關的場景、家族傳統習慣組成,現在由目之所見的世界呈現,這多集中在山水草木中!遁牌选芬辉娭谢貞浺呀ナ赖钠牌艔埩_端午祭祀活動的場景,《輪回》中夢見父親,《從前》回憶老奶奶和父親,《母親的忌日》寫母親去世后,父親與自己的約定,而今和自己有約的父親也已經去世,《炊皮》回憶父母親小時對自己的教育,《為母親洗頭》中以母親的長發為思念的觸發點,懷念她的一生,《父親的病中日記》《昨夜,母親來過》《母親節所見》《2012年春天的雪》《鐫刻》《銘記》等。詩歌短小的特點,很難在一首詩里有更多的時間存在,與小說、散文等文體相比,它在時間構成上顯得零碎、片段,作者這一本詩集的精心整理,或者說是以暗合某種自我內心需要的線索歸類,把詩歌交給了時間,所有的愛,對大地事物的愛、對父母的愛,只要落入時間之中,就會因為時間無邊無際、不可復制的特點而具有更廣闊、更深刻的氣度。

          林海蓓女士的《遇見你的盛放》以她獨有的女性的感知,書寫了一個充滿芬芳、溫暖,也有著生命不可回避的疼痛、悲傷的自我精神世界,她將視覺、嗅覺、觸覺、直覺等直接呈現,把身邊的物質世界、回憶中的人物世界聯系在一起,利用自己細膩美好的筆觸將它們一起送至靈魂深處。正如詩人在《水在流》中所說,“一條流向暮晚的河/帶著平靜、憂傷/目標更遠的遠方”。

        初高中女厕所自慰喷水

          <pre id="dddf7"></pre>

            <pre id="dddf7"><ruby id="dddf7"></ruby></pre>

            <noframes id="dddf7">

            <pre id="dddf7"></pre>

            <track id="dddf7"></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