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dddf7"></pre>

      <pre id="dddf7"><ruby id="dddf7"></ruby></pre>

      <noframes id="dddf7">

      <pre id="dddf7"></pre>

      <track id="dddf7"></track>

        曉華:愿詩人永遠與盛放同在
        來源: 黃巖區文聯  | 時間: 2015年12月18日

          以前沒有接觸到林海蓓的詩作,由于時間倉促,未能補充閱讀,因此,我談論的對象只限于林海蓓的這冊新作《遇見你的盛放》。

          將這冊詩集翻完后,我的第一個直覺就是這是一冊關于植物的吟唱,我沒有仔細統計過,印象中,幾乎每一首都與植物有關,更不用說那些整篇都是以植物作為吟詠對象的了。如《我記得那一片樹林》《桂花雨》《菖蒲》《蓮香入夢》《草的重量》《五月的橘花》《荷花塘》《草香入眠》《橘花》《植物的奢望》等等,這讓我想起中國古典詩歌的美學傳統,從源頭上說,自《詩經》《楚辭》,植物都在詩歌的總感覺圖譜中占有大量的比重,有人對中國古典詩歌進行過植物學上的統計,發現其分布及總量均很驚人,而且,南方詩人比北方詩人對植物更有興趣,這很自然,因為緯度的關系,南方的植物種群更多,并且彼此默契,使一年四季的大地蓊郁蔥蘢。林海蓓女士的《遇見你的盛放》中的植物相比較而言就帶有江浙一帶的生態特征,這使她的植物書寫兼帶有鮮明的地域性,事實上,拉開現代科技對植物的人工移植,每個地方的植物是具有相對固定的選擇性生存的,它們因此成為鄉土植物一同參與地方的生產和文化,參與到地方的文學象喻系統而成為鄉愁的載體,林海蓓女士這冊詩集中稱得上小長詩的是《橘子賦》,橘子是黃巖的標志,從古到今,特別是在黃巖,一定有許多詩歌內外的文本,與林海蓓的《橘子賦》構成了互文性的關系。這確實是一篇可以以一當十進行解讀的典型作品。

          但林海蓓的南方植物吟詠并沒有遵循南方植物的總體習性,相反,詩人卻似乎沿著北方詩人植物抒情的路徑走去,這種路徑依賴的是鮮明的自然節候,春夏秋冬季節鮮明的生長特征。一方面,當然有生之熱烈,如:“薰衣草、虞美人、波斯菊、/矢車菊、馬鞭草……/陽光下,春深似海/無邊的花朵開得熱烈/悠遠的天空藍得安詳”(《遇見你的盛放》)“在春天/那些樹高大、蒼翠和密集/散發出特殊香氣/讓腳下的流水也變成綠色”(《我記得那一片樹林》)“聲音越來越大/破水而出的聲音/花苞團抱的聲音/花瓣打開的聲音/蓮蓬飽滿的聲音”(《荷花塘》),另一方面卻是衰亡寂寥,如:“生命太輕/細小的落花/鋪陳在睡夢初醒的土地”(《桂花雨》)“那些菖蒲的清香/會很快散去/可發黃的枝葉/卻被褪色的紅紙/粘貼到第二年初夏”(《菖蒲》)“又一季橘花就這么謝了/花的心事只有樹知道/花無語憂傷哪有解藥/那陣陣的異香/不知今夜向何處飄蕩”(《橘花把春夜點亮》)“夜風吹動橘樹/還沒到五月/一些潔白的生命/離別枝頭/親近土地”(《春風吹動的夜晚》)我看見銀杏葉/一片一片/從秋天的枝頭/落下來”(《秋天的銀杏》)。相比較而言,林海蓓對后者似乎更為在意,也表現得更為刻骨銘心,仿佛不是生,而是死亡和消失才更見出植物生命的節律,一種不可挽回的流逝、隕落和泯滅,也只有這些,才會使詩人從植物想到自然,想到生命,這是一種不可抗拒的輪回:“那曾經在風中戰栗的幸福/又被風輕輕地吹走”(《秋天的銀杏》)“而草原上只有草在枯榮/只有花在開謝/只有風吹個不停”(《在草原》)“像這些寂寞的花/輪回在綿延的時光里/彼此相近/又永遠分離”(《油菜花黃》)“命運輪回/大地蒼茫/在時間的枝頭/聚了又散/分了又合”(《植物的奢望》)于生于死,林海蓓女士終于接近冥冥中的劫數,在此,東西方哲學經由自然的依托和啟示而凸現出古老的律令,那就是輪回,這是詩人的植物哲學,自然哲學,也是她對生命的直觀和形而上的雙重認知。

          所以,不難相信,在世間諸多物象中,于植物之外,林海蓓寫得最頻繁的就是水,這一點,詩人可能更近于東方古典哲學。自從孔子在渭水之上發出“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的浩嘆之后,千百年來詩人、詞人的詠嘆,確實沒有哪一個意象更能如此詩性地表達自然的流逝和生命的倉促,也因此,每個朝代都有關于這一自然與生命雙重意象的經典之作,如曹操,如張若虛,如蘇東坡等等。相比較而言,林海蓓在水的吟誦中表達了在植物意象中更徹底也更絕望抑或曠大的生命觀:“風掠過樹梢/水行走大地/千年的時光/只不過是流經的那一瞬”(《上鄭瀑布群》)所以,林海蓓以《關于水》作為這冊詩集的代跋應該不是偶然的,詩人在這首小長詩中賦予了水豐富的寓意,它不是簡單的輪回,而是起源、孕育、淘洗、帶走、此在、遠方等等的復合體,由此詮釋了詩人面對世間的感悟,這樣的感悟其實是分散在詩集中的每個角落的,除了前述的植物,它們還是風,是流云和星辰,動物和昆蟲。

          一些感覺在我的閱讀中漸漸明晰起來,《遇見你的盛放》可以看成是林海蓓的生命哲學,這似乎不用再加闡釋,我想試圖更真切地接近詩人,想追問她何以在一部詩集中如此集中地反復表達她對生命的體悟與感懷?當讀到《菖蒲》時,親人出現了,首先是外婆,接著,在《輪回》中,父親出現了,再后是《雨夜與親人重逢》《從前》《母親的忌日》《炊皮》《為母親洗頭》《父親病中日記》《昨夜母親來過》《母親節所見》《2012年春天的雪》《鐫刻》《銘記》,親人,特別是詩人的父母出現的頻次越來越多,直到詩集的最后幾篇,幾乎都在追憶雙親,憑吊嚴慈。我這篇隨記性的閱讀感受并不想刻意將林海蓓歸入古典的傳統,但她的這些篇章確實讓我想到中國古典詩歌傳統中的悼亡之類作品。只不過從詩人總體性的寫作來看,這些作品不是孤立的,不但不是孤立的,在我看來它們也許才是近一個時期詩人寫作的情緒中心所在,因為母親和和父親先后不幸辭世,使詩人反復體驗死亡,體驗生命的脆弱,體驗個體情感的無助,并由此形成對世界的看法,形成對世間物象的審美概括,并最終形成一個意義核,于是才有了植物的輪回,才有了水的奔騰、駐流與一去不返,以及其他附屬的分散的意象。

          如果這樣的推想是成立的話,林海蓓及其《遇見你的盛放》就具有了創作學的意義,首先,詩人的創作風格,包括主題、題材、意象、情緒及其詩學方式是可以改變的,這樣的改變也許可以形成有辨識度的板塊;其次,影響這些區別性板塊的形成有許多因素,其中重要的是詩人的私人生活,詩人私人生活中重大的變故是可以影響詩人的詩學方式而一改詩人之前的創作面貌。因此,再次,當然可以在詩歌批評中主張純文本主義,但我們可以確證,人本同樣重要。

          據此,我雖沒有讀過林海蓓女士此前的作品,但我相信,應該是與《遇見你的盛放》有不一樣的面貌,所以,我由此向詩人提出創作以外的建議,生命無處不在,它仍在延續,愿詩人永遠與盛放同在。

        初高中女厕所自慰喷水

          <pre id="dddf7"></pre>

            <pre id="dddf7"><ruby id="dddf7"></ruby></pre>

            <noframes id="dddf7">

            <pre id="dddf7"></pre>

            <track id="dddf7"></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