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dddf7"></pre>

      <pre id="dddf7"><ruby id="dddf7"></ruby></pre>

      <noframes id="dddf7">

      <pre id="dddf7"></pre>

      <track id="dddf7"></track>

        羅振亞:浪漫的堅守
        來源: 黃巖區文聯  | 時間: 2015年12月18日

          從魯迅為寂寞的詩壇敲打“邊鼓”開始,周作人、劉大白、汪靜之、徐志摩、陳夢家、孫大雨、殷夫、戴望舒、艾青、穆旦、唐湜、袁可嘉等一大批優秀詩人,和湖畔詩派、現代詩派等一些抒情群落的相繼崛起,使浙江新詩曾經數度聚焦全國詩歌界的目光,榮光一時,留下了深厚的藝術積淀。進入當代時段后,浙江依然堪稱新詩大省,特別是當下壯觀的抒情陣營,嚴肅的寫作姿態,多元的價值取向,健康的生態格局等,共同支撐起了浙江詩壇相對繁榮喧騰、發展勢頭強勁的現實景觀。在與浙江熟悉或陌生詩人的精神交流中,我結識了林海蓓樸素清新而又優美的詩篇,這里我談談閱讀林海蓓詩歌的幾點感受。

          一是具有感人肺腑的發生機制。林海蓓不像有些詩人那樣,沒有觸動自己的感覺也無病呻吟地“硬寫”,她的詩多是有感而發,在不吐不快時任詩情從心靈或命泉中自然流出,并且不拐彎抹角,不拖泥帶水,沒有矯揉造作,沒有拿腔作調,一派天然,沿著這種不化妝、不藏拙的情感路線,你會走入詩人的生命本身。如書寫母女情深的作品可謂浩如煙海,很難出新,可是詩人《為母親洗頭》硬是以生活中一個普通的場景、事件及詩人心理流程的捕捉,將母親彌留之際女兒那種愛戀、牽念、酸楚,和面對死神時的無奈、無望、疼痛的復合情緒,傳遞得充實滿爆,直指人心。“母親,多想時光倒流/我還是您捧在手上的孩子/永遠不要長大/您也就永遠不會離去”,這悖謬式的假設,這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思想意向,這以自我欺騙換取的短暫心理滿足,烙印著一個女兒怎樣的沉重、怎樣的絕望、怎樣的愛啊!陡赣H的病中日記》截取的仍是一個日常細節,通過父親為母親記病中日記,我是否要為父親記病中日記的矛盾心理隱秘外化,昭示了親人之愛的深厚和細膩。人說,只有從心靈里流出的情感才會再度流向心靈,林海蓓詩歌情感的生成機制,決定了它先具有了一種引發讀者共鳴的可能,它雖然出自抒情主體個人,但卻接通、契合了人類群體的深層經驗,所以能夠牽動眾多讀者最柔軟的靈魂神經,這種對自我、心靈的張揚和忠實守望,不論何時何地,都應該是一個詩人必須堅持的精神立場。

          二是林海蓓詩歌體式多樣,尤其是在語音形象上廣泛探索,嘗試詩、樂結合,使詩具有一種歌的傾向,這種恢復詩歌可唱性傳統的努力耐人尋味。記得海子生前從來都將詩歌稱為詩歌而不稱為詩,還遭到過個別人的嘲笑,其實他是有道理和依據的。因為中國古代“詩”與“歌”是連在一塊的,新詩以降新詩與詩才開始分門而立,而分流的結果是如今的詩與歌的兩敗俱傷,歌詞越來越少文學性,新詩則由于無音樂性和韻律支持難以誦記,越來越邊緣化。而林海蓓的創作則在嘗試溝通詩與歌,建構新的詩美規范。且不說《拒絕》《橘花把春夜點亮》等詩形式整飭,每段四行,押韻規整嚴格,以“向上”、“明朗”、 “夢鄉”、“路旁”和“歌唱”、“夢想”、“飄蕩”結句,音節上朗朗上口,完全可以視為歌詞的寫法。就是相對自由的《桂香讓人駐足》《水之問》也是有韻律的,像只有九行的《冬日》中,“真好”這一語匯反復出現,競達九次之多,其復沓回環的音節效果和其他語匯交錯,構成了歌的低回、連綿的氛圍,仿佛不是寫出來而是唱出來的,有多聲部的復沓效果。林海蓓歌詩化的“小眾”追求,雖然在一定程度上還停浮于一種姿態的范疇,也很難在根本上改變新詩只能讀不能歌、詩與歌分離的狀態;但它卻指向詩歌藝術生長的一種可能,以和視覺對應的聽覺重視,牽著詩和讀者的思維走,賦予了詩歌一種動感。

          三是以意象寄托和直抒胸臆的結合,營造一種既不過分外顯,也不過分晦澀,介于表現自己與隱藏自已之間的半透明抒情狀態,浪漫而現代。海外學者顧彬曾說,每當我們對文明生活的復雜性感到厭倦的時候,就會向往一種更“接近自然”或“淳樸”的生活方式。的確如此,生活中常常充滿悖論,人類早已在享受現代化的種種便捷和好處,但卻時常懷想、迷戀逝去的桃花源式的鄉村文明。出于對故鄉的復雜情愫,林海蓓的《遇見你的盛放》等詩,以諸多地方性的花朵意象選擇、跳躍和組合,昭示出萬物相愛、永遠感恩的思想,有種近自然的傾向,而《在草原》則更以意象暗示、直抒胸臆的交錯,擁托出一派蒼遠、和諧、幽靜的美之景觀。

          草原上 天空中悠閑的云

          似乎也在陪伴著

          散落在草地上的牛羊

          時光比云朵更慢

          比河流更靜 比草原更老

          牛羊不懂歲月

          眼前的草

          讓它們不想回家

          而草原上 只有草在枯榮

          只有花在開謝

          只有風 吹個不停

          詩似乎讓人領悟到一種古典的禪意,形象、思想、情感的三位一體,相融相生,讀后無法不喜歡。也就是說,特殊抒情方式的選擇,使林海蓓的詩有朦朧的美感,但卻都能夠讀懂,確實達到了“表現自己與隱藏自己之間”的理想境界。

          也許持文學進化論思維的人會說,在如今后現代主義都已成為過去的時代,林海蓓向后看的浪漫堅守,是否有些背時、落伍了。我卻不這樣認為。因為在文學藝術問題上,那種以為浪漫主義必高于現實主義、現代主義必高于浪漫主義、后現代主義必高于現代主義的線性邏輯是根本靠不住的。后現代主義詩歌同樣會平面化,現實主義文本也可以沖擊先鋒的制高點,所以關鍵要看好壞,而不是哪種主義。不錯,你可以說林海蓓詩歌有時情緒抒發得過滿,跳躍力不夠強,導致某些作品余味不足,思之成分尚有深厚化的空間;但那種對詩意純粹性的構筑,那種對美與理想激情的尋找,那種對浪漫主義詩歌和意義的守望,都給人留下了綿長而深刻的回味與啟示。

        初高中女厕所自慰喷水

          <pre id="dddf7"></pre>

            <pre id="dddf7"><ruby id="dddf7"></ruby></pre>

            <noframes id="dddf7">

            <pre id="dddf7"></pre>

            <track id="dddf7"></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