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dddf7"></pre>

      <pre id="dddf7"><ruby id="dddf7"></ruby></pre>

      <noframes id="dddf7">

      <pre id="dddf7"></pre>

      <track id="dddf7"></track>

        樓上雅座
        來源:  | 時間: 2015年03月17日

          我把車靠路邊停下。關掉轉向燈和引擎,下了車。

          “鱔絲面。”我說。隔著人行道和灶臺,我只是嘀咕了一句。在把鑰匙塞進牛仔褲小兜前,我沒忘回身按一下遙控。

          “噢!”“好來——”面館里面老屠和他老婆同時應上了。隨后,車前窗也在我身后徐徐上升。

          我站在人行道上看了看天。

          天灰灰的。無雨,也沒太陽。就像我的心情,稱不上好,也算不得壞。對,就那樣。

          我似乎很久沒來吃老屠的生炒面了。有多久?不清楚。對我來說,中午和晚上總有沒完沒了的飯局,而早餐是最傷腦筋的。這段時間,我是在哪打發早餐呢?大有弄那對老處女姐妹開的蛋餅店?巡特警對面的老姚拉面館?新開的黃澤小籠包?想不起來了。真的想不起來了。想這個干嘛呢?!

          “里面坐吧。”老屠對著爐子說。老屠的眉頭還是那么粗那么短,像隸體的一橫被硬生生斬成了兩截。爐子很旺,老屠在他的鐵鍋前忙乎著。左手是勺子,右手是一雙特大號的竹筷。面條在鐵鍋里歡天喜地的,可老屠的臉板著,兩支粗眉一聳一聳的,隨時準備著歸為一體。老屠應該也有笑的時候,可看上去總不像。

          兩間臨街的店面,一間包了玻璃櫥窗,夾墻鑿道門,就成了里外兩間。外間燒好了端到里間吃。也有的顧客不愛呆屋里,搬一條高凳一條小凳到櫥窗腳,面朝大街,蝦一樣趴著吃。

          我去里間兜一圈,轉到外面?偣参鍌顧客,生意稱不上忙也算不得閑。這個時點,說早餐太晚,說中餐又太早。兩個埋頭在吃了,除去鍋里這碗,我還得等兩碗。

          我點了根煙。

          “湯還是豆漿?”老屠老婆出來問我。

          她的臉照舊白得沒一點血色,頭發蓬松著,卻像上了漿似的硬。吃什么面——光面,蛋面,肉絲面,豆腐面,牛肉面,鱔絲面——客人進門會說。但湯或豆漿的問題,每個客人她都得問一遍。豆漿是現成的,從別的大餅店里行來,就裝在熱水壺里。湯得臨時泡,一撮榨菜丁加幾星蔥,沖上開水。每回她這樣問,我都很煩。湯還是豆漿有什么打緊?我最討厭做選擇。而他們總是讓我選擇。我只是吃一碗面,他們就不能饒我一回嗎?不行,因為湯是免費的,而豆漿得加收五毛。所以她必須得問一遍,我也必須得老老實實地回答一遍。

          “湯吧。”我說。我是沒理由煩的。她就不煩?

          老屠老婆把我的湯端進里間。折回來時,老屠剛好把鍋里的面轉移到了盤子里?毡P子是齊嶄嶄疊著的,老屠炒好一鍋,盤子就會少一個,那是他老婆端進了里間或者店外。老屠用鏟子鏟干凈鍋,重新操上勺子和長筷子,一起一落間,一大筷豆芽在鍋里爆了起來。

          我盯著那疊盤子,如果不出意外,那么自上而下的第三個盤子該是我的。在他側翼,他老婆也沒閑著,拿一個雞蛋朝碗沿一敲,筷子貼著碗的“咣咣”聲響起來,那聲音就像暗夜里一雙灌了水的套鞋打窗外走過。

          “把狗拴起來吧。”老屠老婆跟老屠說。蛋打勻后,她還從灶臺底下拿出了一盒內脂豆腐,沒撕口子——那是老屠的事,用熱勺子一扣一刨,豆腐就入了鍋,根本不用撕。一碗蛋面,跟著是一碗豆腐面,都準備好了,現在她有了個難得的空隙。

          跟著她的話,我看見了那條狗。

          就在我的不遠處啃一根骨頭。鐵鏈一頭拴在楊楓樹上,另一頭散在人行道上。一條普通的花白相間的土狗。我記得上次看到時,它還是一只小狗。應該就是同一條吧。它長得可真快。也許并不快。誰會在意一條狗呢?

          “嗯。”老屠應了一聲。也許沒應。他很忙。光面,蛋面,肉絲面,豆腐面,牛肉面,鱔絲面。他把面條挪一挪,將蛋倒入鍋中,然后用筷子扒拉幾下,準備起鍋。

          我擲掉煙蒂,朝里間走。

          正好有人吃好了從里間出來。一個男人,一手用牙簽剔著牙,另一只手在屁股兜里摸錢。在門口,盡管都側了身,身體還是碰撞了一下。

          他看了我一眼,我也看了他一眼。不愉快,但還不至于發作。

          湯就放在我常坐的那個位子上。透過櫥窗能看見人行道和大街。櫥窗腳只剩下了一只吃肉絲面的蝦,他在一根一根的挑大蒜,高凳上已經放了一小堆,涼掉的豆漿都沉到碗底。楊楓樹下面,那條狗還在很有耐心地啃那根骨頭。

          我的鱔絲面應該快了,但還得再等一會。

          豆腐面之后才是蟮絲面。蟮絲面做起來費事,在生面入鍋之前,得先把蟮絲加上筍片和紅辣椒炒好單獨盛在盤子里。蟮絲是之前就剖洗好的。沒筍片的時候,老屠會用茭白絲以次充好,價格還是十塊一盤。我知道老屠討厭光面,他最喜歡炒的,恰恰是最費事的蟮絲面。

          我從旁邊一張桌子上找了瓶腌辣椒。又從筷筒里拿了雙一次性衛生筷。捅開薄膜一扳,其中一根沒到頭就斷了。

          老屠干嘛不把木筷換成竹筷呢,其他早餐店早換了。我想喊一下,但老屠忙著呢。光面,蛋面,肉絲面,豆腐面,牛肉面,鱔絲面。我又挑了另一雙。

          這一雙還會斷嗎?會嗎?來試一試吧:如果斷了,那么我跟唐甜甜就會離婚;否則,就不會。說好了,現在,來吧。

          無聊。一雙筷子跟婚姻有什么關系。我把第二雙筷子放回筷筒,重新挑了一雙。“啪!”筷子扳開了,這回很均勻,跟竹筷一樣均勻。

          剛才是怎么設定的?扳開代表什么?

          不公平。第二雙也扳斷的機率當然很小。當我這樣設定時,是不是意味著根本就不想跟她離婚?我當然不會離婚。這輩子都不會。把刀擱我脖子上也不會。那么,我怎么會有這樣的念頭呢?是因為葉蓓蓓嗎?十字路口,我踩了腳剎車,“該朝哪邊開?”同學會曲終人散,我送她回家。“你想朝哪邊開就朝哪邊開。”葉蓓蓓的嘴都快湊到了我耳根。月光下,葉蓓蓓的脖頸可真白。

          我把筷子擱在湯碗上,又點了根煙。其實我已經抽不完這根煙——蟮絲面馬上就會上來了。

          透過煙霧,我又看見了白墻上那塊“樓上雅座”的指示牌。四個紅色初號黑體字,加了框,用噴漆寫在一塊跟會議室“禁止吸煙”牌子一樣大的白鐵皮上。指示牌底下,的確有一架轉角樓梯,只裸著最底下幾級臺階,上面用三夾板包了,跟白墻壁渾然一體。

          很難意識到它的存在。但有一天,我注意到了。之后來吃面,我總會盯著這四個字呆上一會。每次我都會動一個念頭:上樓去看一看。

          “你把狗拴起來吧!”我聽見老屠老婆又喊了一遍。這回音量加重了。他老婆一定已經說了很多遍。但老屠一直很忙。光面,蛋面,肉絲面,豆腐面,牛肉面,鱔絲面。她干嘛不自己出去把狗拴起來呢?其實這事可以理解。就像我跟唐甜甜,屋里哪些事歸我管,床上哪些事該她干,有了第一次之后是挺難改變的。

          那扇門一直死死關著。沒有顧客對此感興趣,我也從沒看見老屠夫妻踏上過臺階一步。樓上真的有雅座嗎?也許,樓上根本就沒有什么雅座,這塊牌子是前任店主留下的,老屠無意或者有意地忘了拿掉;蛘,樓上真的有雅座,老屠焚香沐浴,空調都開好了,就等著你們上去。答案只有兩種,有或者沒有。河沒有第三條岸。但是,不管是哪一種,在我走上去之前,答案依然是未知的。

          當然,不管樓上有沒有雅座,我都沒有理由上去看一看。我只是來老屠的面館吃一碗面而已。一個念頭,一個不可能兌現的念頭,它跟我的其他許許多多個荒唐或者瘋狂的念頭沒什么區別。

          已經晚上11點多了,我還傻傻地坐在辦公室的電腦面前,我知道有一撥家伙正在“天上人間”摟著小妹飚歌,有一撥人還在黃魚的地下室里打麻將,另外有一撥人已經在越秀路的夜排擋里灌起了扎啤。他們都給我發了短信,熱情相邀。但我還得坐在辦公室里。因為領導還沒走。作為秘書,我得等他把該批的文件都批好,該接待的人都接待光,然后把他送到電梯口,同時打電話讓司機的車等在出口,然后回自己辦公室,把他審核過的今天的新聞稿和明天會議的發言稿修改好,然后再去他的辦公室,把茶杯煙缸倒掉,把辦公桌整理好,把他的地板拖得像鏡子一樣照得見頭發絲。這些基本都不是人干的。電腦右下角的那個時鐘在一分一分地走,終于,12點過了,我站起來,走進了領導辦公室,里面正巧還坐了另一位管帽子的領導,但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我把他的公文包朝桌上一摔,很溫柔地說了句:“對不起,領導,我不干了。”然后出門,下樓,打的,直奔越秀路或者天上人間或者黃魚的地下室。也許,我會跟司機說:直接去機場。到機場干嘛?去西藏。自從看了馬原的小說后,我一直都想去西藏。我已經做了充分準備,入藏的幾種方式和所有線路我都已了然于胸。其實我對布達拉宮和納木錯都不感興趣,我就想去那條該死的八角街轉一轉。對,一個人面對一街陌生的面孔。突然,領導的門開了,我像只甲蟲或者卡夫卡一樣從辦公椅上蹦起來。我的夢碎了。那時我只有一個念頭:這輩子我是甭想再去什么西藏了。

          老屠老婆終于把我的鱔絲面端了進來。

          “今天休息?”她問了句。語氣里有羨慕,雖然藏得很深。是的,我知道,她羨慕我有雙休日,她還羨慕經常有人搶著給我付面錢。不光是她。我自己也感到滿足。我有一份挺有前途的工作,我有一套復式結構的一般人想都甭想的房子,我還有一個性情溫和、長得算不錯并且給我生了個兒子的老婆。事實上,除了偶爾起起那些念頭,我對自己的生活一向是滿意的。

          蟮絲面挺香。是筍絲,不是茭白絲。這沒法讓人不滿意。我拿起了筷子。

          那條土狗大概就是這個時候突然竄過大街的。

          一輛急馳而過的桑塔納攔腰撞了它一下。

          等我聞聲扭過頭去時,狗已經從車子底下鉆出來,跑回到了這邊的人行道。

          老屠夫婦和幾個顧客都擁到了面店外頭。

          狗趴在地上喘氣,好像并沒事。

          但是,它的呼吸變得越來越急促。然后,血開始從它的眼睛和鼻孔里慢慢流出。終于,它的頭一歪,翻倒了。

          老屠把狗抱起來拼命搖晃。但是沒用。

          狗的眼睛依然睜著,身體卻在一點點冷卻。

          “那車的牌號,你們看見了嗎?”有人在問。

          老屠呆呆地盯著死狗看,沒響。老屠老婆也呆呆地盯著死狗看,沒響。

          大家都看見了那輛黑色的桑塔納,但沒人來得及記下牌號。

          “面要焦了。”有人說。

          老屠走回鍋前。左手掌勺,右手掌長筷子。面條在鍋里重新歡快起來。老屠的兩支短眉一聳一聳的。

          “我讓你把狗拴起來的。”老屠老婆說。

          老屠沒響,他把面傾到盤子里。他老婆去端面,有人半途上接了手。

          “我說幾遍了,讓你把狗拴起來?”老屠老婆說。

          老屠還是沒響,他坐到人行道的椅子上,手里多了一把紫砂茶壺,一口接一口地喝水。老屠盯著狗看,好像狗會重新活過來似的。

          從隔壁的理發店走出來一個中年男子。

          “狗怎么了?”他問。他的頭發剛剛做好,還打了摩絲,清花水落的。

          “剛剛被車撞死。”有人回答說。

          摩絲走過去摸了摸狗。然后把臉轉向老屠。

          “你家的狗?”

          老屠悶聲喝著茶。

          “我讓你把狗拴起來,你沒聽到嗎,你的耳朵聾了嗎?”老屠老婆說。

          “把狗賣給我吧!”摩絲說。

          老屠抬起臉剜了他一眼,又埋下頭喝了口茶。“咝——”聲音很響。

          “剛剛斷氣,身體還熱著呢。”有人說。

          “我讓你把狗拴起來,可你就是不聽。”老屠老婆說。

          “五百塊,怎么樣?”摩絲跟老屠商量。

          有人走過去拎起狗掂了掂:“三十五斤的樣子,也就值那個價吧。”

          “如果你聽我的,把狗拴起來,狗就不會死。”老屠老婆說。

          這時,隔著櫥窗,我看見馬路對面走過來一個五十多歲的女人。

          “一碗光面。”那女人說。她戴付眼鏡,穿著一件不入時的雨絨服。

          老屠老婆走回店里準備做生意。一邊走一邊繼續念叨著:“我的話你總是不聽。從來都不聽。”

          但老屠坐著沒動。“今天不燒了。”老屠說。

          “為什么?”雨絨服問。

          “沒面了。”老屠說。

          雨絨服朝里面探了探頭,不甘心地問了句:“不還有滿滿一大盆嗎?”

          “要不再加一百,六百塊怎么樣?”這邊摩絲也不甘心。

          “我說了不賣,你沒聽到嗎?”老屠忽然抬起頭,聲音很兇,好像是摩絲撞死了他的狗。

          “誰說不燒?進來吧。燒的。”老屠老婆在屋里答腔。

          聽到老婆的話,老屠站了起來。

          “我說了不燒,你沒聽到?你的耳朵聾了嗎?”現在,他的兩支短眉終于勝利會師。紫砂茶壺在人行道上發出清脆的聲音,老屠像一條瘋狗一樣沖進店里。瞬時,工作間里叮叮嘣嘣響成一片。

          鱔絲面早已涼了。隔著櫥窗,那條狗應該也是。

          我站起來準備離開。

          我只是來吃一碗面而已。

          這時,我又看見了那塊“樓上雅座”的標牌。四個紅色初號黑體字,加了框,用噴漆寫在一塊白鐵皮上。標牌下面,是五級裸露的水泥臺階。

          那個荒唐的念頭再一次死死地攥住了我的心。

          我朝樓梯走去。

          我邁上了第一級臺階。

          一切如同夢境。

        初高中女厕所自慰喷水

          <pre id="dddf7"></pre>

            <pre id="dddf7"><ruby id="dddf7"></ruby></pre>

            <noframes id="dddf7">

            <pre id="dddf7"></pre>

            <track id="dddf7"></track>